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一些的文章,一些的散文

2020/03/06好的文章

但闻花香

文/艳子

小区里满是槐花的清香。

几年的时间,槐树已长大,需仰望才能看到那一串串紫色的槐花儿,高高的挂在枝头,密密麻麻,更像一串串紫色的铃铛,迎风摇曳,每每匆匆路过总想抬头看一眼。

我似乎不再有热情追逐它的美丽,一缕清香已足够。

这个春天,错过了许多看花的时光,虽然心里每每惦念,但终无一成行,偶尔会觉得遗憾。只想象它们的花开花落的情致与去年是否一样,给我留一些无端的揣想,或者匆忙路过闻到一缕清香,已是动容动心。

杏树上已经结了果子,青涩的果子被旺盛的树叶遮挡,若隐若现,人们并不在意它们,顺其自然的生长着。丁香树也郁郁葱葱了,错过了它的花开花落,只回想着曾经牵念着它的妖娆,一遍遍地寻,一遍遍地看,养眼,养心。笑自己痴。

那些光阴以及光阴里的故事,不可重复,不可复制。一去不复返了。

今天,与高姐相约。

阳光还十分耀眼。我们一边玩儿着,一边嬉笑着,看到镜头里那些很傻的样子,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这个年纪似乎放下了许多矜持而多了一些痴癫,自恋。甚至发现,如今已然是老了一些,沧桑一些,想想曾经自己的美却没有在意过,人也许就是这样,不断的在时光里怀念过去。

弯弯曲曲的小木桥,人走在上面,如那画中人……画中人,总有一点儿被赏读的美与精致的风韵。两个人的清欢,刮着风,听着彼此的笑声,追逐着自己的影子,那一瞬间,只与自己在一起。

都说,这个年纪了,我们不再取悦他人,一定要取悦自己。

“生活是被我们自己美丽着”——陈大姐。

生活就是被我们自己的美与魅感动着。不说哀愁,只会意温情。

行走在光阴里……

不约花开,但闻花香。

曾经最美

文/hyjcmt

岁月里,总有一些记忆,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仿佛平静的湖面投下一枚石子,一圈圈思绪,漾起层层涟漪……

生命里,总有一些人和事,匆匆来过又匆匆别离,仿若早春的花开落,寻寻觅觅间,再也不见了来时踪迹……

伸出双手,我们挽留不住曾经的最美,但它曾真实的温暖过心灵,来过我们的生命里。曾经最美,这一"美"字耐人寻味,它不是粗浅层面的感官愉悦,它似一杯苦茶,历过了人生沸水的浇漓,赋予生命更深层次的意义。那饮茶的人,一盏在手,一酌再酌,感恩那份相遇的美好,细品中,茶,竟有了一缕隐痛,一丝醇厚,一韵余香……

与最醇厚的温暖,在最美的华年里相遇相知,即使以后的岁月薄凉沧桑,也不会冲淡这份印记。

喜欢捡拾光阴的碎隙,喜欢一个人,将喧嚣关在门外,独隐小楼,沉醉一抹回忆,一册书香。感性之人,心喜浪漫,闲暇时光,常去收集暮春的落花与深秋红叶,夹在书页里做季节的书签,不为别的,只为经年后再拾起,可以找寻到那份有如故人般的亲切。花瓣在岁月的磨洗下淡褪了朱红,却依然有一抹生命醇香,在书页间似有似无的隐现。此时,花依旧,书依旧,人已非昨,隔了岁月的苍凉,人生最真实的滋味,往往不可言喻。

夏远了,秋来,秋去了,冬临……日子纷繁而琐碎,一个人,行走在自我的精神世界里,生活忙碌,清冷,孤单……

黄昏斜阳里,偶尔走过街巷,不知谁家窗户里播放着一首老歌,带着泛黄的色彩,却一字一句,唤醒了记忆,将内心深处的清愁微微漾起。

人的一生,都曾在豆蔻年华里拥有过一份情感,珍惜过一份爱,那份美丽,是心底里滋生的憧憬与渴望,朦胧诗意,单纯美好。

"人生若只如初见",纳兰词被流传千古,只因它蕴藏了太多的人生况味。

"初见"是人生最美的季节,它的美,似有似无,若即若离。它懵懂,因一切都是未知的,它没有未来岁月将要面对现实的琐碎纷繁,没有风雨飘摇的磨砺与衍生的痛楚,那时景,那时人,那时情怀与依恋,似被一首老歌串联着,每每忆起便会珠泪盈睫,当往事淡褪了激情,当亲情粉墨登场,三千青丝间,已然隐隐生了华发,曾经挚爱的人儿也会老去,曾经稚嫩的心儿已饱经沧桑,有谁还能将那份情感相待如初。

有些情感,最是凄清,它有缘无份,就像天边的两条平行线,永远都不会有交集,铭记那一份美好,不言不语,只把她轻轻放心里吧!似冰雪中的梅花,在最严寒的季节静静绽放,雪锯霜割依然波澜不惊,深深爱过,淡淡开过,已是最美。

曾在寒冷的季节里,坐在雪窗下祈盼着春天。冰雪消融,寒意褪尽,盼春的女子,怀揣一缕烂漫,一袭素雅的花呢裙,脚步儿轻轻,踏春去……

风,吹皱一池春水,柳芽儿绽开了新绿,惯看了一冬冰雪枯枝的双眼,欣喜的接纳着大自然给予的美丽馈赠,沥沥丝雨笼罩着杏花小村,家家屋瓦上都挂着润湿的晶莹,一颗新奇的心儿,被这多柔情蜜意包围着,满满的幸福,以至忘情的呼喊:久别了,春!曾有过多么美丽的诗情啊!悠悠然,载着小女子的烂漫情怀,走过花季雨季……

春来小轩窗,伊人浅梳妆。那些感性的女子,习惯于一支素笔,窗下写一首婉约词,不为寄予谁,不为取悦谁,那首诗,只留于自己看,看着看着,蓦然间,几瓣花儿飘过窗子,坠落纸页上,心,似被什么触碰了一下,转瞬,又似蝶的翅膀翩翩掠过,飞入乱花从……此时,窗下飘过一声幽幽叹息 ,笔下的诗句,似伊人浅描的眉黛,竟有了一种不堪拾起的淡淡忧伤。

而今,窗外已是满目秋凉,走过林间,双手捧起一枚秋叶,它已无繁盛的色彩,叶脉纹络却清晰可见。这枚叶子,曾是春的希冀,夏的蓬勃,秋的绚烂,却不得不在冬日别离,至少,它是有生命感知的,尝尽岁月的滋味,厉过了霜风雪雨,不像华庭中那些绢花,没有生命,没有香息,没有思想没有心,拥有最恒久的艳丽又如何?

这世间从不存在真正的圆满,相反,那些看似不完美的缺憾,却往往令人柔肠千转,缱绻缠绵,在流年的记忆里鲜活,丰满,充盈。一个人,涉过岁月的河,铭记那些温暖,烂漫情怀始终会陪伴在身边,不增不减,不离不弃。

静静的,执手一份安然,以一颗素心直面宿命的缘,它来便来,去则去,尽可随意随心。不强求,不贪恋,绚烂过,拥有过便是最好。

曾经的白云最美,舞姿曼妙,冉冉舒卷,要怎样一双望眼,才能看穿这千变万幻之后的翻云覆雨手?要怎样的一颗淡雅素心,才能感知这千载悠悠的洒脱超然?

曾经的月圆最美,皎皎其华,灼灼其光,似人间的悲欢离合,聚了散,散了又聚,要以怎样的一颗水云禅心,来看待这红尘里的残缺与圆满,缘起与缘灭?

人生如梦,多少繁华如烟,多少欢爱似水,曾经的最美,宛若水的映影,风的轻歌,能在最美的华年里与它相遇相知,亦是无憾无悔!

曾经最美,不诉浅浅忧伤,不诉淡淡离情,只把她当做一只风中飘摇的风筝,轻轻的,将那份往昔打一个结,缠在温暖掌心,搁置在心里最最安静的角落,让她绚丽,让她永恒……

粒粒盘扣,浓浓情

文/惠耀天下

一直是个喜欢中国元素的人,一件注入东方风韵的旗袍;一座写有江南情致的楼阁亭台;一曲唱腔圆润的中国戏曲;一粒粒在岁月中沉香生辉的盘扣,都是我的最爱。

冬日的午后,太阳暖暖的照在身上。元旦小长假里闲暇无事,端坐在一曲悦耳的经典老歌里,收拾久置的衣橱。忽然被箱底那件红红的衣物吸引住了双眸。这是当年步入他的红尘时准备的嫁衣。轻轻的抚摸着历史的见证物,那红红的绸缎,那玲珑有致的盘扣,在暖阳的照射下依然光彩夺目。那盘扣的枝枝蔓蔓的中国情节,写满了烟火红尘中的快乐和幸福。

喜欢盘扣,喜欢这代表中国符号的中国元素。盘扣,也称为盘纽,是传统中国服装使用的一种纽扣,用来固定衣襟或装饰。盘花扣是古老中国结的一种,是中国人对服装认识演变的缩影。

中式衣裳,通身少有硬物,衣扣皆由布制,手工盘绕而成。盘扣,是直到明清年间才有,在这之间,衣襟固定主要依靠绳结与绶带。梁武帝的一曲《有所思》:“腰间双绮带,梦为同心结”,说的便是如是情形。宋代,人们在腰间系上玉环绶,布制的腰带一端系一枚玉环,不动声色地压住了裙角衣袢,不至于在乱风来时,扰了端庄。

他是个喜欢传统服饰的人,有一件缀着盘扣的唐装,是他的最爱,即使毛了衣角,也舍不得丢弃。曾信誓旦旦对他说:等到我老了,有大把的时光陪在你左右,就找一个老裁缝专门去学习编织盘扣,把我对你的爱恋,缠绕成结,天天置于你的胸口。他笑而不语,只是用充满爱恋的眼神注视着她,不忍移开。

我们走过的路,犹如一本厚厚的书,还没来得及细细翻阅,依然书写到了人生的中卷。一些事,一些人,真的让人很在乎。轩窗外,冬日暖阳的柔柔照射下,一缕清风的悄然经过,不经意的翻阅书页,那些心念就会呼之欲出。一些过往,犹如胸前那那盘根错节的中国元素,在时光里熠熠生辉,让人无法割舍。

眼前的盘扣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母亲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小时候,很少买衣服。那时的衣物大都是母亲自己扯来好看的布料,然后回到家里,为我和姐姐们量体裁衣。最难忘的是母亲自己设计给我们的衣服上配加的小饰品:一个小裙摆,一处小动物图案,一枚枚注满母亲爱意的盘扣,赢得了邻居不少的赞扬和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

母亲已经离我远去,但那注满爱意的盘扣,依然在我的心里打成美丽的中国结,温婉着薄凉的岁月。

喜欢那一抹湖蓝,在时光里荡漾开去。慢慢的把一些记忆轻绾成结,缀在衣服的一角,让岁月去悉数记忆里的点滴温馨。行走在木制的光阴里,走出一段风雅,撒下一路馨香。越过冬的台阶,在一场杏花春雨里等你赴一场心灵之约。

在渐行渐远的的旧时光里,把心底的碎碎念念悄然打结,轻绾成一粒粒盘扣。不求美满,只愿封存成记忆里的经典。用一颗淡然的心,迎接生命里新的一年,珍惜岁月中的每一天。一些美丽的遇见,在缠绵的盘扣里,幻化成胸前深深的祝愿:只想,坐拥隔窗听雪的冬天,静享岁月深处的一隅安然。

坐在新年的开端,轻倚冬日的门楣。回眸经年里的过往,一些城南旧事,在心湖里独自摇曳成葱绿的青荇。今日小寒,寒末冬冷到极致。渴望遇见一场久违的雪事。亲爱,可否约你在如水的流年里听雪拥冬?

站在岁月的台阶,双手合十,在雪白梅红的遐想中,期待一场丰厚的雪事,滋润干寒的冬。当历史的车轮踏上新的征程,只想把一些美丽的心经轻绾成粒粒缠绵有致的盘扣,悬挂在光阴的窗口。待春暖花开,风一吹起,雨一旖旎,便可粒粒生香。

和他约好,等到我们都老了,就在小城傍水的小路边,开一间茶楼。他着唐装,我着旗袍,不为赚钱,只为每天可约阳光做第一个客人;春来,折一枝桃花可插与窗前;夏至,邀一缕清风可翻阅案卷。秋季,菊香里静赏霜白柿子红;冬日,隔窗聆听风雪敲门声。在夕阳的余辉里,与心爱的人儿,轻捻盘扣的丝丝柔情,把时光坐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