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油桐的文章,油桐的散文

2020/03/06好的文章

大雾山上油桐花

文/汪习清

暮春四月,谷雨刚至,接到两位友人邀请,说是去大雾山看油桐花。欣喜之余,打起行装,一同前往。

大雾山,地处罗田县凤山镇北丰河北端,海拔944.2米,是载入罗田县志的着名山峰之一。早就知道大雾山盛产油桐,是罗田县独一无二的油桐之乡,可从来没听说油桐开花能引人观赏。

摩托一路轰鸣,水泥路蜿蜒曲折。一会儿,爬高山,得见林木葱郁,峰回路转;一会儿,入峡谷,感觉清幽静谧,深径逶迤。转眼之间,到达大雾山山脚下。此时,蓦地放眼山峦,我惊呆了——山山岭岭,塝塝洼洼,一帘帘,一卷卷,像波涛汹涌的白色海浪,似飞花溅玉的银色瀑布。啊,白茫茫,银闪闪,满眼银装素裹,这就是油桐花的色彩!一望无垠,铺天盖地,让人触目惊心,这就是大雾山的油桐花!

一路前行,油桐花一路烂漫。我只顾欣赏眼前的花容,却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两位友人,既是同往欣赏油桐花,总不能撇下赏花的“主谋”啊。于是,停下摩托,向来路望去。原来他们还在山脚下,正举着相机,不亦乐乎拍着这漫山遍野的油桐花。我明白了,他们是在抓拍油桐花的远景画面。我禁不住对着山下大喊起来:上来哟,斑斓美景在山上啰!山下也大声回应:我在抓拍珠穆朗玛峰的“雪景”呢!真的,听了他们这么一比喻,我仿佛站立在茫茫的雪山之中,回身四顾,油桐花,白如霜,洁似玉,那一拨拨的雪浪,在游动,在翻滚,蓦然间,将我连同这大山一同淹没!

穿梭在绿叶葱郁的油桐林间,踏进繁花锦簇的油桐花海,时而看山泉流韵,时而听鸟语欢歌,轻抚含苞花蕾,欲开又忍,更有怒放花枝,张扬放纵。偶尔一丝清风掠过,摇落的花朵似鹅毛飞舞,若雪花飘零,刹那间,白花绿叶,遍撒山林。俯身细看,油桐花的谢花与众不同,她不是花瓣,而是整朵整朵的花掉落地上。拾起残花数朵,仔细观察,每朵五片瓣,花蕊金黄。令人惊奇的是,花瓣内端火红,外侧雪白,一朵花竟由两种色彩构成,真个艳丽无比。

大雾山上油桐花啊,幽香缕缕,粉妆玉砌,观之,让人心旷神怡,如梦如醉。此时此刻,我又忽然想起,大雾山山清水秀,五千亩油桐花独领风骚,是一处绝美的旅游观光极地啊!《罗田县志》载:“该山天将阴霾欲雨,大雾浑然而起,因名大雾山”。还说大雾山南面有一处百丈岩石悬崖,浑浑然直贯山顶,岩石间隙有一浅井,每临夏日,太阳当空,突起飞泉,从悬岩上呈水泡状流下,开始时,日光辉映,水呈紫萦色彩,后渐渐变成银白色大水泡,顿时形成一数十丈宽的大瀑布,从岩头奔泻而下,与此同时,整个高山为大雾笼罩,稍缓,必有大雨倾注。我想,这么一个绝顶奇观之地,如今,又配以烂漫绚丽的油桐花,游人岂止美哉乐哉?

时逢细雨蒙蒙,凉风习习,我们意犹未尽,也不得不跨上摩托,离开大雾山,告别油桐花。一路上,耳畔萦绕着清代文士萧光咏《登大雾山绝顶》的诗句:“耳熟灵峰几十年,今春靸履纵奇观;环吴山点千螺少,堑楚江横一带宽;红花浅深辉下界,绿萝远近接仙坛;老僧更话惊人处,时有龙雷绕殿前。”大雾山上油桐花啊,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油桐花,情烂漫

文/高旭洲

油桐花开了,山垸美景又跃动眼前。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地开着,山坡,沟壑,路边,田野,峡谷,溪畔,满山遍野地开着,像等候太久的期待瞬间眼前展现。白色花瓣,紫色花蕊,掩映在大片绿色鹅掌形叶片中,又跃动在绿叶之外,一朵朵喇叭一样的花儿,似唢呐吹着大山的喜讯,一遍遍地将游子的心音吹奏,将山垸的情感踅旋。

也许你见过油桐花的亮丽,一株株或一片片就会欣然和惊叹。但只有油桐花开时,到过英山县天堂村小溪冲的人才能理解油桐花开的神奇和梦幻般的灿烂。

一直对油桐花情有独钟,不仅仅是故乡满山遍野的油桐花给予童年无限的遐想,更多的是油桐树给予了故乡童年的期待和憧憬。

无论是山垸屋后贫脊的山崖之上,还是远山之山峦,抑或山坡上、田埂边、房前屋后,竞相盛开的桐子花,微风吹拂,花瓣就像风铃一样,舒张的精囊包裹着满山的魂魄。青山若黛,绿树葱茏,桐子花摇曳的树下一片片色彩斑澜的花瓣,给予芳馨和清新,给予眼睛璀璨的色彩,心中就涌荡着最美的旋律,浪漫激情就会诗意般奔放和盛开。

在花瓣随溪水奔跑的畅想里,又伴随了多少童年逝去的往事和记忆不能释怀。家有千棵桐,子孙永不穷。家有千株杉,子孙有保障。童年山村乡亲们的总结和概括的话语里又有多少情思难断。近读《唐本草遗》载:“罂子生山中树似梧”。其实油桐早在唐朝时已被记载。宋朝陈翥抚桐谱一书,也述桐林之事凡拾编叙事甚详,为后世种植油桐之先声。明洪武时,命种桐漆朝阳门钟山之阳,是为国营桐林场之嚆矢。可见中国油桐历史源远流长且油桐分布甚广。但湖北英山天堂村年产油桐近50万斤,实湖北乃至全国也算是少有高产油桐的村庄,又有多少人知道?油桐花开美景在这深山隐藏,又有多少人知晓?

油桐树之于我的不解之缘,除油桐花给予我无限遐思之美外,还有油桐叶给予秋天黄色的美丽,硕果累累的给予,还有等待的憧憬和期待的欢喜。童年无遐顾及欣赏秋天的美景,更多的是利用节假日在大人们收获桐子之后;我们背着筐箩上山捡拾遗落在山中沟壑或者溪水里的桐子。我们常常如获至宝,因为捡拾到的油桐,剥开籽粒就能到合作社换回读书的书本笔墨,也能换回难得的糖果。虽然这个过程是漫长的,秋天的收获要在冬天来兑现,只有等到油桐表皮腐烂之后,我们再在冬天的假日里剥去油桐外壳,将桐籽剥出,晒干后才能变成心里想要的东西,但内心却非常感恩油桐树的赐给。

有人说杜鹃花很美,啼血的故事神奇,但杜鹃花仅仅给予人眼睛的视野之美。而山垸的油桐花却不只这些,除了花开美景之外,还有叶之美,果实之美。油桐树适合大别山区特有的气候条件,坡度大,土质疏松,有利油桐树的生长。油桐全身都是宝,桐油是造船等工业重要材料,油桐树生长快,经济价格高。适宜大量发展,近些年,林业部门引导农民广种油桐树,油桐也是当地的当家产业。满山遍野的油桐花开,让人眼前明亮。阳光下展示多彩的身姿,吹着喜音迎来送往,雨水中纷纷扬扬飘洒。铺满地的斑澜和童话。桐子花开,多彩了大地,多彩了日子和岁月,更多彩了童年记忆的天空。

站在桐树下,仰望那一树树白中渗紫的花朵,红红白白的花瓣,仿佛看仙女撒下的花朵,飘落着自然的寂寞和快乐,漫溢着岁月和日子的变迁和演化。一阵阵风吹来,花飞舞飘落,一阵阵雨走过,桐子花没有迟疑。一片片飘着希望和向往,一树树撒落春光和舞曲。在眼前是一道道花帘。穿过世俗的帷幕,给予人们欢乐和喜悦。

油桐花是故乡弹奏出多彩的乐曲,曲曲醉人。油桐花是山垸描绘出的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幅幅儒雅。醉影山垸徜徉,游子的记忆里又增添了多少甜美的憧憬,又蹒跚了多少诗意与华章。

桐树印象

文/龙运良

我家祖屋的后山上有一块坡地,叫桐子坪,那里原来长了许多油桐树。早年听父亲说那些桐树并不是我们先人栽种的,而是野生桐树自然繁育出来的丛林。小时候,我们常到桐林下拾些柴火,寒露节后,父亲会叫上我们一起去采摘桐籽。桐籽去壳晾干后再运到镇里的油坊榨成桐油,卖到供销社为生产队增加了不少副业收入。每年农历七月,我们家乡有祭祀先祖的习俗。准备供品时,母亲总会吩咐我到后山的桐子坪去摘一篮桐叶,回来用桐叶裹上糍粑,蒸煮后热烘烘地端上供桌,然后焚香祷告,祈求先人庇佑。祭祀过后,我们便可饱餐几顿清香的桐叶糍粑,现在回忆起来,我还觉得清香绕鼻。桐叶据说有毒,牛羊一般不敢嚼食,但是桐叶可以入药,所以母亲说桐叶糍粑是降火的,吃了桐叶糍粑不仅口齿生香,而且还可防病。我想那种桐叶糍粑,也许就是我们今天所谓的药膳,吃了自然可以健身。

油桐树是大戟科的一种落叶乔木,高的有七八米,叶子很宽,呈卵形,花瓣白色,内有淡红色条纹。桐花一般在清明节前后开放,所以我们家乡有一句农谚叫做“穷人莫听富人哄,桐子花开才下种”,意思是说桐花开过之后,春天就不再有温度很低的寒潮,早稻、山豆等夏收作物的种子就可以放心播种了。

油桐树原产于中国,后随海上丝绸之路的开通才传至东南亚,现在美国和加拿大也有种植,它们都是先后从中国本土和东南亚等地传过去的。油桐树是一种价值很高的经济林,因为桐油是一种优良的干性油。

油桐树还有一个显着的特点,就是对生存环境的广泛适应性。它对土壤和气候没有严格的要求,特别耐干旱,耐瘠薄,耐酸碱,因此,在那些鸟不拉屎的不毛之地常常会长有盘枝曲桠的油桐树。它们生于斯,长于斯,不自暴自弃,不怨天尤人,不与桃李争春,不与兰桂竞秀,凭借自己顽强的生命力,默默地在一块块荒凉中撑起一片片绿荫,并且在那里生根开花,用自己的果实为社会创造宝贵的财富。

油桐树这种吃苦耐劳和乐于奉献的禀赋,很有些像我们勤劳和宽厚的中国先民。他们像油桐树一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争强好胜,不骄奢杀伐,顽强地在中国本土和世界各地繁衍生息。他们用自己的友善和智慧,为人类的和平和文明作出了宝贵的贡献。的确,中华民族是能吃苦和能忍让的民族,在世界所有侨民中,华侨可能是数量最多和分布最广的一个迁徙群族,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中国人有油桐树那种吃苦耐劳和乐于奉献的禀赋。

周敦颐在《爱莲说》中称菊是花之隐逸者,牡丹是花之富贵者,莲是花之君子者。那么,油桐树则是广袤原野上忍受苦难和创造财富的奉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