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乡亲的文章,乡亲的散文

2020/03/07好的文章

追忆母亲

文/吴佑元

2015年5月12日凌晨1:20,母亲王玉英在众多亲人的陪护下,平静、安详、毫无遗憾地离开了人世,享年87岁。

母亲生养了我们兄弟姐妹6人,关心和帮助了许多亲人和乡亲。

在儿女们眼里,母亲勤劳、坚强、善良、智慧;在亲戚朋友的记忆中,母亲慈爱、友善;在父老乡亲的心目中,母亲任劳任怨、乐于助人、宽容大度。

孟夏凌晨鸦悲啼,从此阴阳两相隔。追思往昔,母亲的一生,是含辛茹苦、勤劳坚强的一生。母亲自嫁到吴家,面对青壮时期生病几乎丧失劳动能力的丈夫,面对嗷嗷待哺的孩子,面对年迈的爹爹婆婆,母亲毅然挑起了生活的重担。白天在生产队挑土、割麦、捡棉花,母亲默然而坚强地咬紧牙关,用纤弱的身躯,用辛勤的汗水,换回微薄的工分养家糊口;夜晚,除侍候爹爹婆婆之外,还要照顾因病脾气不好的丈夫以及幼小的孩子,洗衣做饭、独自操持家务。正是在母亲沉着、冷静、勇于担当的庇护下,家里家外,大事小事,母亲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追思往昔,母亲的一生,是善良大度、乐于助人的一生。几十年来,不论是生活在故乡,还是客居武汉、石家庄,母亲用真心对待他人,包容他人,从来没有与乡亲邻里红过脸、吵过架,更没有与家人、亲友产生过矛盾纠纷。从被母亲帮助过的众多乡亲口中得知,在大集体年代,母亲在食堂帮厨,每当看到有人食不果腹时,就会主动从自己本就不够吃的食物中挤出一部分,无私地送给他们。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正是因为母亲热情、真诚待人,她赢得了亲朋好友,乡亲邻里的尊重和爱戴,尤其是在母亲生病期间,不少亲友、乡亲到医院、家中以不同方式表达问候之情、敬佩之意。母亲用“宁可自己少吃一口饭,绝不侵占人家一粒粮”的言行来教育我们、影响我们,在我们心里刻下了“诚实善良、包容大度、乐于助人”的行为准则,永不磨灭。时至今日,我们仍在遵循。

追思往昔,母亲的一生,是风趣、幽默,充满智慧的一生。母亲虽然没有上过学念过书,但父辈对母亲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影响,使母亲有着过人的聪明和智慧。母亲思维敏捷,讲话幽默,处事周密,给家人增添了不少快乐。

追思往昔,母亲的一生是阳光灿烂、快乐幸福的一生。母亲的前半生虽然受苦受累,却都是为了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虽苦犹甜;母亲的后半生,子女孝顺,无忧无虑,舒心安康,是母亲前半生用辛苦种下的幸福种子得以发芽、开花、结果。

在母亲的影响下,我们兄弟姐妹之间,我们的下一代,几代人精诚团结、互帮互助、互敬互爱、和谐相处、其乐融融,是母亲最大的安慰,也是母亲一辈子辛勤劳动、不懈追求的终极目标。

母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母亲给我们留下的善是大善,留下的度是大度,留下的智是大智,留下的德是大德!我们将把母亲留下的不朽财富,一代又一代继承发扬!

乡愁慢慢

文/张金刚

双脚踏上故乡的土地,身舒爽,心激动,步却缓。因为,我欲慢步丈量乡愁的距离……

车到村口,我便下车。双脚踏上故乡的土地,身舒爽,心激动,步却缓。因为,我欲慢步丈量乡愁的距离,播洒乡愁的因子,感受乡愁的质地。故乡在靠近,乡愁也一点点放慢,熨帖、温暖,在心头慢慢释放、浸润。

老土路,石板街,不知载过几代乡亲,历过多少风雨,才轮到我辈踏过。慢步,漫步。儿时曾经欢快的脚步,今已沉重;一步步将异乡的愁苦踩碎,换回快乐的自己扑进故乡的怀抱。看看路边的老屋、新芽,街头的老人、孩童,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闪现。慢下来,捡一枚石子,采一朵小花,摸一把野草,站在树荫下乘凉,坐在小河边休憩,到处都是故事,任乡愁慢慢泛滥。

那株老柿树,几十年,似未长高分毫,也未衰老丁点。就那样默默地在山间茂盛、干枯,结果、落果,看旁边的小树慢慢拔高。树下,田里劳作的乡亲,不疾不缓,不紧不慢,似一个节奏,耕作着时光。累了,便坐在地头吧嗒吧嗒抽支烟,一口口吐掉疲惫。发会呆、聊会天、闭会眼,悠然自得地等待庄稼在时令里慢慢成长、丰收。柿树伴着乡亲,乡亲依着土地,一年又一年。

乡间小路,农人“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田园般的生活,在村里方可寻见。下地干活、干罢回家,脚步总是悠然。乡里乡亲,边走边聊,相互打趣,和睦融洽。就连拉着小车,亦如在散步。与乡亲攀谈,语速总也快不起来。他们会翻出陈年往事讲上许久,年轻人却当作新闻听得津津有味。农闲,乡亲们坐在墙根下下棋、晒太阳,直到日头西斜;坐在庭院里纳凉、扯闲篇,直到月过中天;总有大把时间,去慢慢消磨、慢慢享受。

村里,越原始的生活,越触动情愫。那口老井,依然喷涌。快速放桶入井,慢慢提桶出井;一根扁担,两桶清泉,挑回家中。一路吱吜吱吜的声响,如一首老歌滋润心田。石碾、石磨仍在转动,碾谷、碾豆、碾玉米;磨面、磨糁、磨豆腐。一头毛驴蒙上双眼,慢慢转圈;一位农妇手握笤帚,慢慢清扫,如一幅写意画淳朴亲切。那排土坯房,墙皮慢慢剥落,窗棂慢慢弯曲,虽无人居住,却触人心弦;似乎随时门会打开,主人进进出出;随时炊烟升起,飘出阵阵饭香。

放羊的老人,鞭子一挥,并无太大声响;羊群亦不理不顾,在山坡慢慢啃食,吃饱后移下山来。有时上路,挡住车辆行人,老人不管、路人不恼,只待羊群慢慢走过,留下点点羊粪、丝丝膻气。牛儿,在河边慢慢吃草、喝水,久久也不挪动;或干脆卧入草丛,呆萌着双眼慢慢反刍,偶尔甩尾驱赶蚊蝇。鸡生蛋,长长地咯咯嗒,炫耀一番;鹅仰脖,高傲地嘎嘎嘎,方步慢行。一条黑狗,一只黄猫,守着老人慢熬岁月。家畜,是村里一员,慢慢繁衍生息,与村人相伴日月。

与家人围坐,慢享一顿家宴,自是温馨、惬意、安闲。一锅南瓜粥,掺着蚕豆、玉米糁,炉上慢熬,味道才会喷香;猪骨鸡肉,用山泉水、山调料,小火慢炖,味道才会纯正。一盘泡菜,用家种的白菜、萝卜,在坛中慢慢发酵,才会酸爽可口;几枚咸蛋,用地道的土鸡蛋,在罐中慢慢腌制,才会蛋黄流油。剁肉、拌馅、和面,家人一起动手包饺子,包进浓浓的思念和亲情。美味在舌尖慢慢跳动,乡愁也便在舌尖慢慢品咂,融入血脉。临行,父亲打开尘封的酒坛,灌一瓶老酒让我带上,说想家了就喝上一杯,那是家的味道。

每回故乡,身心都会慢下来。一棵树,一块石,一口井,一颗星……我都会慢慢清点;一碗粥,一盘菜,一个馍,一杯酒……我都会慢慢品尝。回乡,慢慢卸下乡愁;离乡,慢慢装满乡愁;异乡,慢慢积淀乡愁。只要心系故乡,便会乡愁满满、乡愁慢慢、乡愁漫漫。

红梅花开响水湖

文/陈树培

“梅花好漂亮哦!”红衣长发女子说了一句,“五颜六色,太漂亮了!”“真好看!”好几个姐妹不约而同随声附和。

这是前不久京城潮州女乡亲参观北京怀柔响水湖梅花展的场面。

北京的春天乍暖还寒,响水湖的室内梅花却争芳吐艳,红的,白的,粉红的,绿白兼色的,百花齐放。“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梅花盆景竞翠赛红,造型奇葩斗妍:或呈S形弯曲,状如游龙;或弯向一侧,犹如风吹旗飘;或主干斜横,枝叶舒展,美不胜收。姐妹们三三两两在盆景前争相摆pose合影,各式纱巾随人飘动,人与花竞美。

潮州分会女副会长杨雪华负责组织这次活动,她请女乡亲暂时离开灶台,离开办公室,走进大自然,沐浴春风,感受春色,陶冶情操,提升气质。

来者有在京奋斗几十年的女公务员,有来京拼搏的女企业家,有国际台女记者,还有……大家边介绍边聊天,乡音缭绕,乡情浓浓。

最高法院高级女法官林惠农浅绿色纱巾配暗红外套,显得温文尔雅,法官风范犹存。铁道部的周宝玲女士,虽年过古稀,仍热心乡亲活动,每次早早就到,让乡亲签名,收会费,发材料,忙前忙后。国际台女记者吴少英把先生带来了,在车上隆重向大家作了介绍,落落大方。北京民政局的杨娟女士和年轻的潮州姑娘邱文瑾等也积极参加乡亲活动。

在车上,大家争先恐后放开喉咙高歌,潮州歌曲、英文歌、中文歌,一首接一首。副会长赖以显以他特有的“男高音”高歌一曲《红梅赞》,“……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唤醒百花齐开放……”高亢的歌声把车上的歌曲连唱联谊活动推向了高潮,一路车行一路歌。

响水湖要坐一段电瓶车,每人十元。坐在前排的吴素霞和温美群乡亲各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替大家交了车钱,细节处彰显乡亲间的温馨。

中午,大家共进烤虹鳟鱼农家饭,以茶代酒,频频举杯,浓浓乡情溢于言表,欢乐高兴,回味无穷。

“活动很好,观赏了梅花展,参观了酒厂,开心快乐,增进了乡亲之间的情感交流,感谢分会的领导,”一位女同胞说。她的话代表了女乡亲们的心声。

杨雪华说,潮州分会副会长庄泽宇一早就送来了他在新发地经营的食品,让女同胞们在车上当点心,想得真周到。陈少伟在车上给大家发食品,忙前忙后,为女同胞卖力。副会长黄癸海为大家照相录音发视频,杨娟女士也发了配有《红梅赞》的视频,乡情浓浓。

这个世界,因为有了女人才充满生机,充满绚丽。著名作家冰心说过:“这世界如果少了女性,便会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女人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更多的真善美。“人生自有真善美,玉壶冰心堪晶莹”。

在北京潮联会九个分会中,每年的妇女活动是潮州分会独一无二的品牌,是潮州分会联谊活动的特色,受到京城潮州乡亲交口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