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荼蘼的文章,荼蘼的散文

2020/03/08好的文章

红尘深处,爱到荼蘼

文/浅月若寒

一种花,叫荼蘼,是一种伤感的花;一场花期,开到荼蘼,意味着青春的逝去、感情的终结。也许一种缘坚守到最后不过是花叶不相见,也许一场爱相伴到最后不过是花事了然、荼蘼散场,而我却甘愿为你,红尘深处恋一场,不去问是劫是缘。

--题记

【一】爱,无言

记得是在雪小禅的散文里看到“爱到荼蘼”这句话,当时便喜欢上了,并不理解这字里行间的意思,只是喜欢。时至今日,才知道,爱到荼靡,意蕴生命中最灿烂、最繁华或最刻骨铭心的爱即将失去。突然感到心底一种抽搐的疼在歌声里蔓延,于是整颗心地沦陷在了无尽的忧伤里,不能自已。

忙碌的脚步错乱了我本是清闲的心,人在旅途,纯粹是为了行走,却忘了欣赏。心里总惦记着许久未曾写下一字一句,却有心无力,免不了无病呻吟了一番。直到今日,才得以有此心境,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安下心来捋一捋此刻的心情。

每一天的经历,都让我有许多的感慨,称不上是感悟,总想记录下彼时的心情,给人生一个纪念,这就是我成长的过程。却不知从何时起,时间对于我来说,已是一种奢侈的需求,因此搁笔了一些时日,却是情非得已。如今提笔,脑海中思绪翻涌,最终定格在了“爱到荼蘼”这几个字,红尘深处,爱到荼蘼,触及便有一种心疼,疼到筋,痛到骨,只因心里住着一个人,一个爱到深处却无语言说的人。

【二】爱,无由

来到这片江南小镇已半年了,是从去年冬天,一路观赏了江南的雪、江南的风、江南的雨,还有江南的花花世界,久而久之,我的笔下似也沾染了江南的气韵,一墨一笔间都散发着如水亦如花的情怀,我喜欢这种淡淡的味道,能够使人心静的事物总是好的,就如这景,也如这情。

今日的雨下得太过猛烈,风也急促,雨也汹涌,真真领略了一番“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场面,屋外翻云覆雨,屋内恬淡相安。因了这份雅致的心情,我微笑着在如痴如醉的旋律里,敲下温暖的思念。虽然爱得轰轰烈烈,思念却如风如雨,缠绵如海,旖旎似梦。

我遇见你,在红尘深处,我爱上你,在海角天边,纵然时光如水,经年已去,但此情依旧,相思不减,有时候多想一不小心就与你白头到老,略掉这之间的情情爱爱,缠缠绵绵,我怕来不及,我怕等不到,一辈子那么短,爱你何时能休?一辈子那么长,怎样才算长久?虽说几十年,但这并非一朝一夕的爱如何抵得过似水流年?

可是,我爱你,没有理由。你不是万人瞩目的王子,我也不是高贵优雅的公主,我们演绎的不过是平淡的幸福。平淡的幸福是每天早上醒来,你与阳光同在,你在,阳光就在,我在,爱一直在。

【三】爱,无悔

此前不经意间进入了一个网友的空间,待了一天一夜没能走出来,被她那犀利而尖锐的文笔所震撼,相比而言,我柔软而缠绵的手法不由就显得小家子气了许多,她才真正算得上是花木兰,而我确是典型的林黛玉。

看了许多我很少见过的现实而又不乏哲理的见解和言谈,从内心里感觉钦佩,那一刻真的为自己感到自卑,原来我就像是“井底之蛙”,我所如鱼得水的这片天自始至终都显得太过安逸,而我却也习惯了随遇而安。然而,到最后还是不得已默默走开,只因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相比她那豪爽不羁的个性,我却是很明显的柔软而温情。

对于她的一篇关于感情的分析,我不得不承认那是客观现实,却实实在在无情地伤害了我这当局者的心,虽迷在其中却不知往返,而我也未想逃离。爱,就好好地爱一场吧,恋,就深深地恋一回吧,好吗?

人生本就是一场戏,入戏太深,不免受伤,然入不了戏呢?你甘愿永远做个清高的旁观者,散播着那似乎能够拯救世人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警世良言”吗?没错,你是个智者,但同样是个愚者。爱得深伤得深,但我还是会选择去爱,哪怕爱到遍体鳞伤,爱到无路可逃,如若不是爱过,我又何曾懂得这世间的情爱,如此美却又痛,如此醉却又伤,然而,我无悔。

如果我们是那一株彼岸花,花开千年,落千年,花叶永不相见,那么我愿如花,君如叶,同根一株花,同植一方土,同名彼岸花,惊艳此岸;如若我们是那一朵荼蘼花,开在春末的季节,走过了春暖花开,该是一场寻花的旅行,只为寻得那一个懂花解花语的人。

花期未了,我亦未去,荼蘼花开,开到心碎。红尘深处,依然爱你,爱到花事荼蘼。

荼蘼

文/吴夏旸

已是过了惊蛰,马上要到春分。地气一暖,花三三两两地开了,却总有温吞萧疏之感。想起在香港两年,若说花,一年四季总是有的,却是很少得见山花烂漫的蓬勃气势,总觉得不够,总觉得花不应是这样开的。

幼时春日,总会去桃花堤看桃花。彼时尚不知桃花换酒的才子疏狂,也不识桃花依旧笑春风的缠绵哀戚,记忆中那片桃林无叶无枝,尽是漫天桃花,只怕生生压垮一树。以至于后来读到那句桃之夭夭,竟是心神一荡,为之绝倒。夭夭其势,灼灼其华,非眼见者不能想见,那片记忆中的肆意烂漫,那灼人眼眸的耀目光华,枯枝涅盘,死木成春,自然之造化神功,古人笔端可见其万一。这样的盛景,常在这南国之春,翩然入梦,惹人愁肠。

南开园更不必说。每年海棠花一开,世界各地的南开学子便得了最好的相思借口。李十郎诗曰:“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南开海棠一开,天涯游子望乡之情,全都系在那一株株风姿卓然的海棠下。雨来,风起,胭脂色尽,苍白的花瓣如风如雪,落英缤纷,昔日同窗之谊,便在这携手揽腕,身披落花踏香归去中,倏然而过,再不回头。

更有那总理铜像前的梨树。桦白色的树皮,花开烂漫,远远便能嗅到甜美芬芳的梨花香,望去如云堆雪塑,清冷中自透着一股刚劲倔强的生气,就好像他们守护的那个男人,清隽儒雅,正气长风,再多的烦扰苦痛压不垮的脊梁,身处高位却又浑然天成一种淡泊宁静。年年四月,南开学子以素花致以哀思,梨花便也跟着无声地开了,层层叠叠,安静而沉重,非是哀痛,却是刻骨铭心的崇敬与追思。

故而如今,看着这花不紧不慢懒洋洋地开着,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开。

今天周会陈教授讲到植物会记得自己经历过一个冬天,只有有冬天记忆的植物,才会给顶端干细胞发出开花的指令。故而在我看来,南方的植物大约是冬天过得舒服了些,没有冬日刻骨的严寒,没有那近乎死亡的冬眠经历,开花自然也是温吞的,懒散的。

北方那分明的四季,却是经历了一冬的严寒死寂,一夜春风便可蓬勃至此。北方的花仿佛从来不惜命,仿佛生命一场的意义全都在于开这数日的花,拼命地开疯狂地开,着了疯魔一般,不等叶子不等抽枝,便将这一冬的隐忍,一生的能量全都用于阳春三月的烂漫狂欢中。

离死亡越近,越知道该怎样对待生。

便是这样的少年意气。

无怪有“探花”一说,鲜衣怒马的少年郎,杏花园中游遍芳丛,宏图漫展,抱负尽施,合该是以这怒放鲜花作比的。南方温柔的花朵显然更适合来比拟女人,欲说还休,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柔,缠绵四季,无止无休。

只可惜再是四季温柔,我却只是痴爱北国那数日春光,那般畅快淋漓,恣意挥洒的少阳之春。

果然,最是人间留不住。

果然,到最后又莫名写成了故土之情。

只愿每年能吹一吹北国的朔风狂沙,醒一醒骨子里的疏狂,磨一磨不平的桀骜棱角。

然后将花开成荼蘼,便也不枉此生。

开到荼蘼花事了

文/王任冬雨

暖暖日光,缓缓穿过重重翠叶在他清俊的面容上投下片片闪动的光影。身姿挺拔,目光温柔。他微微张开双臂,露出浅笑,迎接着他生命中的挚爱--顾里。

他是《小时代》里痴心专情的富家少爷--顾源。也是曾经的人气演员柯震东。

罂粟真的是一种极其美丽的花朵。鲜红如血,丰满妖娆,毫不吝啬地在世间展现着它的倾城姝色。永远鲜艳的仿佛是在燃烧,燃烧过后,开败了的罂粟并不像其他花儿一样犹带半分风姿,而是完完全全的面目全非。其实它的香气早就预示了这点,沁甜中带了些微苦,正如它已知晓它的结局并不美好。

娱乐圈是一个衣香鬓影不绝、觥筹交错不断的地方。当初柯震东也是红极一时的偶像明星。英俊面容不知俘获多少少女芳心,片约不断,大好前程就摆在他面前。奈何一朝风云突变,2014年,柯震东因吸毒被捕入狱,演艺事业一落千丈,甚至失去了重回大陆的资格。再到如今,就又有多少人记得那一年温柔专情的顾源。一晌贪欢,他亲手葬送了他的锦绣前程。

就像罂粟,怒放着灿烂过,却在让天地万物失色的同时跌落污泥之中枯萎。柯震东在毒品为他制造的欢乐中沉醉不愿醒来,孰不知毒品正将他今后本来拥有的一切从他的生命中悄悄剥离出去。太多人的生命像他一样,用毒品创造出的盛世欢乐透支了人生的信用卡。繁华落尽后,山河永寂。

那真正的生命会是什么样的?大概是像流水一样吧。清清浅浅的颜色,缓慢又坚定地流过一个又一个艰难的地方,在入海处又带了千帆过尽的淡然。没有罂粟的绚丽美艳,惹人注意;流水永远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中自由流淌。这样的生命乍看确实不比罂粟样的生命美丽,但他其实是把它的美丽放在了水道不同的地方。每经历一个地方,它都有不同的淡然闲适。人生的信用卡是有额度的,我们应该学会怎么使用它。

珍爱自己的生命并不是意味着给它过于放肆的欢乐,而是让它有更多不同的经历。生活不会一帆风顺的,但我们要勇敢地面对它给的挑战。生命的意义,就是在不同的经历中得以体现。毒品看似体贴的迎合,实际上却是变相的毁灭。它确实让你享受到很多快乐忘却很多烦恼。可它也像一只吸血鬼,渐渐吸干了你的身体只剩下了躯壳,最后在虚幻的快乐中永远失去你最宝贵的生命。而那时你再后悔,可也是穷途末路再无柳暗花明。

真正的生命,理应像一条潺潺的流水,开头时有着初为人的兴奋冲动,结束时带了千帆过尽的轻淡。正如那句话所言:人间有味是清欢。

莫待花开荼蘼花事了,方知流水绵延情长。放弃渴望毒品的镜花水月,一心一意地专注于你的流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