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一万的文章,一万的散文

2020/03/08好的文章

爱情折子戏

文/苏锦绣

34岁那年,她离婚了,独飘到北京,全心写作,终成名家。在一次文学沙龙上,很多粉丝向她敬酒,她手足无措时,旁边一个男人站起来:“我替她喝吧,她今天不舒服”。

他在她耳边说:“喝酒伤身,你是女人,要学会拒绝。”他吐出的热气,羽毛般,轻柔地温润到她的心。他的宠爱好比灵验的膏药,让她的暗伤日益痊愈。但她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有一天男人面色沉重:“老家父亲得了重病,得回去一趟。”

她问:“要多少钱?”

他迟疑地说:“还差一万。”

她握住他的手说:“我有办法,你千万别急。”她从银行提了一万,送他到车站。

一个多月后,她接到男人的电话:“亲,我回来了,刚下火车。”

她不动声色地说:“一开始交往,就有朋友奉劝我,你没读过大学,也没去过南方,你的父母早已去世。”

男人愕然:“你知道我说谎,怎么从来不问我?”

她轻描淡写地说:“这种交换方式也是公平的,就当花钱请了个男主人,和自己演一出爱情折子戏,你现在又缺钱花了?”

第三天的早报上,她读到一则新闻:前日深夜,一名年轻的男子酗酒后横穿马路,不幸被撞身亡,年龄约29岁,尸体无人认领,照片上的人紧闭双眼,是他俊秀的模样。

她赶来,警方交给她一封血迹斑斑的信,说是在他钱包里发现的,是他叔叔写的:“叔叔伶仃一人,大病之时更觉人间悲苦,谢谢你回四川来看我,照顾我一个多月,还垫付一万多元的医疗费。你说你交了一个善良的女友,你是个孤儿,漂泊半生,能够苦尽甘来多么不易啊!”

人生的一万种可能

文/谢丽成

上古的时候,大概是炎黄尧舜、无怀氏、葛天氏的年代,没有多么严酷的刑法,大家的道德操守都很好,自律自觉,没有官僚。大家都是老百姓,怎么管理呢,便“削木为吏”,“画地为牢”,立根木头,谁要是犯了错,就在木头边画个圈,让他站在圈里不出来,直到大家允许他出圈为止。古代人单纯朴实,认死理,就自觉遵守规则,不敢出圈。《封神演义》里,姜子牙的弟子、大孝子武吉不小心冒犯了文王,就被画地为牢以示惩罚。

画地为牢,虽说是古代并不见得存在的刑罚,但常常存在于我们的心中。我们为自己设限,把自己关闭在自己划定的圈圈里不出来。人生漫长而短暂,我们以为我们能做这能做那,到最后,发现什么也做不了,便墨守成规,画地为牢,常常在原地打着转儿。

其实,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一匹千里马,当纵横驰骋,所向无敌。只可惜,却常常消瘦羸弱,“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是世上缺少伯乐吗?不是,而是画地为牢,内心把自己拴得死死的,只在巴掌大的地方转圈,为一把草,一口水,尔虞我诈,费尽心机,到最后还有可能吃不到嘴里。

佛教经典《坛经》里六祖讲法,突然起了一阵风,把幡给吹起来,六祖问诸僧是何故,一僧说是“风吹幡动”,另一僧说是“幡吹风动”,六祖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而是仁者心动”。的确,心中要没有风,也没有幡,动与不动又何妨呢?心要是一匹千里马,纵横驰骋于草原,又岂是槽枥之间所能禁锢?“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许多鲤鱼之所以永远只是鲤鱼,只能在池中游来游去,不能“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只是缺少化龙的决心,没有敢于腾飞的勇气。

人生总是这样,走着走着便累了,累了便躺下,龙也就变成了猪,卧于淤泥,自得其乐。其实,人生有一万种可能,未来充满未知,我们只要睁大眼睛,怀揣希望前行,敢于冲破牢笼,突破藩篱,总会遇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可就害怕,走在人生的中途,便缴了枪,投了降,深陷心灵的牢狱而不能自拔。希望是有的,抬头望一望前方,成功,便在不远处,在太阳落山,水草丰茂,落英缤纷的地方。

放马黄河

文/郝随穗

像一万匹奔腾的马从群山之中直奔而来。在壶口的那个石崖上纷纷壮烈地跳进天造地设的壶里。跳进壶里的一万匹马肆无忌惮、横冲直撞,愤怒和兴奋交汇在一起的情绪迸射出的力量,击打着万丈石崖。一万匹马的鸣叫声从翻滚的水花中升起来,带着黄色之水的跃动和图腾化作天边的彩霞。

这一直是黄河壶口的景象,自古以来没有懈怠没有疲倦的动感景象。一万里的黄河一直在滚涌着犹如马一样的奔腾,但是漫漫长路上这些奔腾却显得过于平静,只有到了壶口,黄河才能在万劫不复中重新焕发崭新的生命,才能把生命在此升华到一个高度,重新踏上征程,一路浩浩荡荡,势不可挡。

就让飞溅的黄色之水直扑胸口,穿过肌肉和骨骼抵达心的深处。这水依旧翻腾着,在心的地方风激电骇、轰天雷鸣。这水啊,钻进你的心里折磨着你、摧残着你,好像要在这一刻把你粉身碎骨,把你渗入黄河水中带走。

这就是黄河在壶口千钧一发之后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横扫一切,可以让整个世界震颤,可以让所有的生灵获得信心。

我愿意打开胸膛,让黄河之水再次涌入身体。我瘦弱的身体需要这种力量的灌入,我要强大,像黄河一样,像一万匹马一样,我要奔腾。

放马灵魂于黄河。

这里的水是沸腾的,这里的沟是拥挤的,这里的山是呐喊的。这里的一切都在不安宁中闹腾着。这里的天地如此宽阔,这里的水一会儿飞上天一会儿铺在地,这里的黄色之水能化作呼啸的北风,能化作战斗的号角,能传递远古的信息,能让五百年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盼回远征的儿子,能让塞上的羌笛留下黄昏以外的幽思……

这一路的奔跑,是牵着一个民族的手在向前跑。我们唤您母亲,一直跟在您的身后不离不弃。您就以母亲的名义把大爱交付时空,交付大地,滚滚黄河里搏动的就是您大爱的血脉,就是你为这个民族源源不断输入血液的母爱。

那一刻,在壶口的悬崖边,一万匹马迅速变成一条龙,在山谷里,一旦跳入壶口,就迅速化作图腾,飞溅起幸运的水星。那是黄河母亲最壮烈的一次牺牲,无数次的牺牲,无数次的重生,这一次,将能获得更强大的生命力,将能担负这个民族更多的苦难和更多的光荣。

放马黄河,就是让一个人和一群人,一条河和一万匹马,一座山和千沟万壑都来到这里。就是让天地万物汇聚在这里统统地跟随黄河跳入壶口,来一次最大的集体殉葬和行礼,致敬黄河的重生!

放马黄河,就是让我们化作一点点黄色之水,偎依在黄河母亲的怀抱里,一次次牺牲,一次次活过来,一次次沉浮兴衰,一次次天马行空,每一次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都是从壶口出发之后的壮美生命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