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买车的文章,买车的散文

2020/03/08好的文章

不该买车

文/左怀利

还清房贷,身心愉悦,这不当房奴的日子,真好。

媳妇说:“买辆电动车上下班,行不?”媳妇这些年来一直骑自行车。我断然说:“不行,那东西危险不说,容易得关节炎。”媳妇哪料到我会反对,立时泪眼婆娑:“十年来,骑个破车风来雨去,容易么我?”媳妇的单位距家足有五公里。我一咬牙一跺脚说:“把买电动车的钱用在学驾照上,给你买轿车。”此话一出,媳妇瞬间跃起扑到我怀里。

买车的动力使媳妇不畏艰难,死学驾技和理论。晚上躺床上还嘟囔着交通法规,睡梦里念叨着快挂挡、轻给油、慢起步……练习打死方向移库时,纤细的胳膊都肿成了面包,即便如此,上厕所时还要拿个呼啦圈当方向盘去练……

媳妇终于拿到C证,我陪她选来一辆橘黄色轿车,自此,我和孩儿在她心中的位置,都顺延了一个位次。

媳妇买来各种饰品挂件,把车内布置得冠冕堂皇,仅后尾车贴就买来一袋子,什么“嫌慢呢,你飞过去呀?”“姐开的不是车,是幸福!”当然,最喜欢贴的还是那张“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媳妇成了有车族,幸福着呢。只是此后,我家的晚饭,由原来的“新闻联播”延后到“焦点访谈”,常饿得我和孩儿前胸贴在后背上。据统计,媳妇每十次开车回家,就有十次堵路上,若是遇到严重堵车,那晚饭便改为了早餐。

昨天下午天降暴雨,“晚间新闻”都播完了,媳妇还没回,我只好打电话询问,哪知,任凭手机铃声从“我在仰望”唱到了“天亮”,媳妇也没接电话。

午夜时分,媳妇才一身疲惫地回来:“平安路上水漫金山,胆大的开车强行通过,结果都熄了火,一个个趴水里了。”我惊恐地问:“你呢,车也趴里面了?”媳妇眉毛一展:“我傻呀?咱胆小,见势不妙调头就走。”我闷闷的,平安路是必经之路,她是咋回来的呢?媳妇说:“我调头去了南外环,然后绕道西外环,再转到北外环……”我边听边合计,虽说市区不算大,可这一绕,五公里的回家路便成了一百公里。媳妇哪知我心,依然陶醉其中,不无自豪地说:“刚才给小兰打电话,你猜怎么着?还堵平安路上呢,看咱多聪明……”我揶揄道:“就是耳背,听不到电话呢。”媳妇却眉毛一聚说:“正开车呢,万一被拍照扣分又罚款。”乖乖,看人家交规学的,就是好!

次日一早,媳妇边吃早餐边笑眯眯地说:“你吃快点喔,饭后去储藏室把自行车推出来,打上气,整整车闸。”我口含鸡蛋吃惊地问:“昨晚你不是……车撂路上了?”媳妇嫣然一笑:“想哪去了呀?我想还是骑车上下班,这样回来早些,老让你们爷俩等我吃晚饭,我心疼得慌……”我大惊:“那车咋办?”媳妇说:“少赔点钱卖掉吧。”

含嘴里的鸡蛋噎在嗓子里,我干着急发不出声来……

不买车

文/刘路

还是本世纪曙光初露的日子,我曾撰文预言:即便步入新世纪,发达国家“汽车家庭化”也绝不能在世界人口第一的中国出现。理由明摆着,几乎不需要论证。

时间只过了十来年。事实证明,我当初是多么的武断和自以为是。一个叫做“缓堵保畅”的新词,还来不及进词典,便一夜之间成为各级政府的当务之急,成为大街小巷的各种标语。据报端披露,在事业单位,家庭的汽车保有量已经过半。掐指算算我的学生和同事,几乎人人持照,家家有车。每到周末,总在家待不住,不进山、不去农家乐,不给车找点事,就似乎对不住自己的座驾。那些在菜市场和摊贩们为几毛钱争得面红耳赤的主妇,竟是开着小车来的。在我的故乡,村子里有车的乡党已数不胜数。平日里,他们用小车接送离学校近在咫尺的孩子上学。初冬,正是收菜的时节,他们用小车把自家地里出产的萝卜白菜,一趟一趟地往回拉。甚至,堂弟告我,村里一个叫碎狗的,开着马自达,满脸自得,竟把土粪装进后备厢,把汽车当架子车用呢!

中国人爱看样子,我亦如是。几年前,看到别人有车的自得,我也曾萌发出买车的念想。钱是没有问题的。于是便跟着人学驾驶,半个月过后,我已能独自开着自动挡在操场上转圈圈了。那些日子,像打了鸡血,终日兴奋得合不拢嘴,连做梦都在风驰电掣着。

然而我终于没有坚持下去,让我改变主意的是一次偶遇。

那天,在会展中心门前发生了一场车祸,我恰好路过。车祸现场,两车相撞的玻璃碎片遍地都是,其间还有一团鲜血。现场一旁的马路牙子上,坐着一位年近花甲,垂头丧气的司机,他双手托腮,满脸沮丧,痛苦得鼻子、眼睛都挪了地方。有交警在做笔录,但无论交警问什么,他喃喃地只有一句话:“我干不了这机器活儿,没有这行道的本事。”

似乎有灵光乍现,我打了一个激灵,我不也是一辈子与机械不沾边的主吗?别说对机械一窍不通,一辈子连电灯泡也不曾安过,给墙上钉颗钉子都得求人。一辈子除了读书、写作、上课、聊天,任何一点涉及技术的行道都是笨蛋和白痴。这位同龄司机和我是一类人啊!我无端地同情他、怜惜他。我知道,我其实是在悲悯自己。我断定,我如果再把这车学下去,终有坐在马路牙子上双手托腮的日子等着。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就是个安步当车的命。当然也可以坐公交,坐出租车,偶尔蹭个车,虽有些许尴尬,但对车主的虚荣或美意也是一种成全。我不想做那些不可理喻的事了:每天早晚强迫散步十里路,用计步器监督,而每每出门,却要以车代步;哪天晒了被褥,晚上一定要收回来,可把一二十万的车扔在马路边上,一夜竟能安然入睡;养车费用一年绝对过万,全部出行坐公交和出租车加起来也花不了一半。

更何况,有一辆车会让人平添多少烦恼啊!有人借车叫人为难;刮了蹭了,少不了跟人拌嘴;油价涨了让人添堵;违章了要交罚款消分;停车找不到地方使人发躁;车上有财物怕小偷下手;一个月光洗车要花多少银子?是好车上路像担着鸡蛋进城得小心翼翼,车差点又计较势利人的冷眼嘲讽。

更何况,国家提倡低碳,提倡环保,提倡绿色出行。唉!咱是普通人,说响应国家号召是自我贴金,咱觉悟不一定有那么高,我只会本能地追求实惠。在生活的喧嚣和宁静面前,我选择宁静;在生活的繁复和简单面前,我选择简单。人生有涯,时髦无尽,可赶则赶,当弃则弃,须量力而行。这是本能使然,年龄使然,阅历使然。别人怎么选择,是别人的事,反正,这车,我是不买了。

买车

文/毛自平

没有车的时候,非常羡慕人家有车,觉得很风光。眼看着一些以前收入一般的人也买了小车,心中着实羡慕,咬咬牙,与妻商量后,也按揭买了一辆小车。

刚买回小车的时候,甭提有多开心了,每天都要驾车出去,哪怕只有几百米,与车真正是形影不离。为了能够进一步提高自己的驾驶水平,只要有空闲,我便会将小车开出去。这样以来,油费消耗很大,第一个月结束后,结算一月开支时,我发现自己的支出增加了一大笔,人也劳累了许多。本来工作就有些忙,这会儿又忙于练习驾驶,时间一天到晚都安排得满满的。

驾车不能喝酒。没买车之前,我是餐餐酒不离嘴,每天必喝,而且还是喝白酒,偶尔也喝啤酒。买了车,不能再喝酒了。这可真是苦了我这个酷爱喝酒的人。每天只要一到吃饭时间,我必定是如坐针毡,浑身难受,明明家里有酒,却不能喝。虽然慢慢地不再如以前那般贪酒,但一时半会儿,还真是难以戒酒。因此,哪怕只要有一个下午不开车,我都会抓紧喝点酒——只是少喝几口啤酒。

借车的人日益增多。以前我的朋友圈并不大,朋友不多。买车以后,与我亲近的人越来越多,一开始我挺高兴,以为自己深得人心。谁知,没几天,借车的人就上门了,第一个向我借车的人与我关系很好,可以说是铁哥们。不借吧,怕伤他面子;借吧,又怕他弄坏我的车。真正是两难。没办法,我这人好面子,最后咬咬牙,决定借他一次。可是,这一借可就借出了名,隔三差五就会有人向我借车,有人更绝,不但借我的车,他还要我帮他开,因为他不懂驾驶。有时我会拒绝,可有时,我又不忍心拒绝。

有了自己的小车,风光了不少,应酬也多了,能够清静下来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表面看来,自己似乎越来越成功,可是心里并不轻松,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