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方便面的文章,方便面的散文

2020/03/07好的文章

茶与方便面

文/洪嘉怡

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化的古国,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对外来事物的接受能力也越来越强,快速的经济发展也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节奏,渐渐地,中国也失去了一些东西……

说到中国就让人联想一个字—茶,没错,中国的茶文化可谓源远流长。首先China的来历,有瓷、茶、丝等各种因素,其中一种就是茶,古代的中国有时将茶作为战略物资,甚至作为贸易制裁的武器,以为马背上的民族若无茶饮,便会便秘而死。但根据国际茶委会的数据,2013年,中国大陆的人均饮茶量排名19,亚,欧,非,美,竟都有比中国更爱饮茶的地方,实在有些出人意料。茶多少应该算是慢生活的材料,可以衡量悠闲的程度。而茶叶消费的根据,也可以表明我们失去了慢生活,中国人的生活节奏加快了。

反观快餐界,有一个不得不提的翘楚——方便面了,如果说茶可以衡量人们的袋子悠闲程度,那么方便面就绝对可以衡量人们的劳碌程度了。我们平时经常会吃方便面,但却不知我国拥有世界上方便面销量冠军的地位,2012年全球共消费了1014亿包方便面,而中国消费了440亿包,其次是印尼,日本……不知是要高兴还是悲哀。而方便面的方便在于时间紧促或旅行状态时,用最短时间让人填饱肚子,这何尝不是“快”生活的体现呢?

若将这则数据结合在一起,我们会发现中国人消费的慢生活材料显然是相当靠后的。

喔,对了,还有酒。我们的慢生活也在酒桌上消耗了。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中国排在第90位,中国人的人均酒类消费并不像公款宴饮那么夸张。

说了这么多,我觉得,社会的生活节奏的加快,必然会留下一些物质痕迹,意味着人们生活中茶越来越少,而更多的方便面越来越多。

所以,中国人,请你“慢”下来。

更多的泡面与更少的茶

文/刘洪波

关在飞机上,可以使任何一张报纸产生最大的阅读价值。有一回坐飞机从北京到武汉,抓起一份报纸,竟然连健康版都读了个底朝天,那上面的内容,包括羊水栓塞、抖腿或为病、喝水解关节疼痛、小龙虾不能吃头等。这样的内容,如果不在飞机上,我是永远不会去读的。

这报纸上有一篇文章讲方便面。先说“我国方便面消费量排名世界第一”,然后讲方便面怎么吃才“健康”。我虽然经常消费方便面,却真不知我国拥有世界方便面销量冠军的地位,也不了解泡面要倒掉头泡的水,更不知道长期吃方便面会有营养不良、贫血、核黄素缺乏、缺锌、缺维生素A等后果。嗯,果然开卷有益。

在方便面消费的数量上,世界方便面协会说2012年全球消费了1014亿包,相当于全球每人吃了12包泡面,中国的总数是440亿包,接下来是印尼141亿包,日本54亿包。但以人均而言,中国是34包,韩国以74包远远领先,接下来是越南和印尼,分别为60包和57包,都为中国所不及。日本人口不到中国的十分之一,方便面消费超过中国的十分之一,平均消费量当然也多于中国。

牛顿被苹果砸到头可以发现万有引力,我看到上面这些方便面数据,隐约有一种做牛顿的冲动,觉得或许可以用“方便面指数”来衡量一下各国人民的劳碌程度,那真是坐飞机的大收获。就性价比而言,方便面很难说是一种便宜的食品。方便面的方便,是在时间紧促或者人处于旅行状态时产生的,旅行或缺少时间,就是劳碌。

不过,因为想到快餐,我又觉得用“方便面指数”衡量劳碌程度不是个好主意。若要衡量劳碌程度,应该把方便面和麦当劳、肯德基、真功夫、小吃摊、拉面馆等归入同一类去,这些都具有“节时进食”的功能。但关于“各国快餐消费量”,我没有数据。

还有一回坐飞机,不知在一张什么报的什么版上,看到“全球茶叶消费榜,喝茶最多的不是中国人”。这也是平常我无暇看到的新闻。这消息自然令人有些沮丧。古代中国有时将茶作为战略物资,甚至作为贸易制裁的武器,以为马背上的民族若无茶饮就会便秘而死。China的来历,有瓷、秦、丝等多种因素,其中一种就是茶。由此可见,茶是多么重要的饮品。中国的茶文化真是源远流长、沦肌浃髓,现在竟然喝茶都排不上号了,实在令人不解。

根据国际茶叶委员会的数据,2011年,世界上人均茶叶消费量最高的是土耳其,人均每年3公斤多,接下来是爱尔兰、英国、俄罗斯、摩洛哥、新西兰、埃及、波兰、日本、沙特阿拉伯、南非、荷兰、澳大利亚、智利、阿联酋、德国、乌克兰,这才到中国内地,人均每年1斤1两,排名第19位。亚、欧、非、美,竟都有比中国更爱饮茶的地方,实在有些出人意料。

或许这也能够让我们骄傲于茶文化的发扬光大吧,但多少还是令人有些遗憾。如果说方便面等快餐可以衡量劳碌程度,那么茶多少应该算是慢生活的材料,可以衡量悠闲程度。茶叶消费的数据,也可以表明我们失去了慢生活,中国人的生活节奏加快了。

有人可能会说,人均茶叶消费第19位,也很靠前啊。但与茶相似的,咖啡也是慢生活的材料,若把它也加上,中国人的慢生活消费又会排到多少,谁知道呢?例如加拿大,人均年消费茶叶排在第20位,达1斤多,但人均年消费咖啡5.7公斤;美国人均年消费茶叶半斤左右,人均年消费咖啡4.2公斤;法国人均年消费茶叶4两,人均年消费咖啡5.4公斤。中国人的咖啡消费数据缺乏,有报道称估计人均年消费5杯。茶和咖啡在慢生活的效用上如何换算还很难说,但若将两者合计,中国人消费的慢生活材料显然是相当靠后的。

哦,差点忘了,我们还有酒桌啊,慢生活在酒桌上消耗了。那么,再来看看世界上酒的人均消费量吧。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中国排在第90位,考虑到伊斯兰国家禁止饮酒,所以酒类消费量普遍靠后,中国的人均酒类消费并不像一度的公款宴饮那么夸张。至于休闲旅游,这应该也是社会慢生活的指标之一,各国人均旅游天数、消费支出,谁有数据?

从方便面、快餐、茶叶、咖啡、酒类的消费,是否可以准确度量一个社会的生活节奏,是否可以衡量一个社会的劳碌或闲适程度?我想,社会节奏的加快,是会留下物质性的痕迹的,在相对位置上比较,当一个社会要吃掉更多的快餐而喝掉更少的茶叶或咖啡时,一定意味着人们更加匆忙了。

乐观而言,这是在赶超先进;但另一方面,这也是人人都在支付的人生成本。

惦念温馨过往

文/黎武静

冬季时,最容易想起那些岁月里的暖意。很多年前,尚在稚龄,放学后推开外婆的家门,都直奔向家里的铁皮炉,又怕太烫,隔着手套贴上去取暖。没一会儿,便不再觉得冰冷。这一点经年的暖,就留在了记忆里,日渐清晰,不肯或忘。

如今的冬夜,偶尔会泡一碗方便面,意思意思,聊当宵夜。并不多吃,只是和母亲共享一块方便面,摊成两碗,香气氤氲里,两人四目相对,笑意盈盈。

想起中学时的晚自习,在寒风中冲回家,便有母亲做好的挂面,打一个葱花鸡蛋的卤,热气腾腾,时机刚刚好,暖彻肺腑。

泡方便面时亦会想起旧同窗,那些互相参与过的点点滴滴,如今隔着人海茫茫,千山万水,思念悄然,眷念无声。

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就这样停留在岁月里。每一句说过的无关轻重的闲闲絮语,都成为汇聚海洋的涓涓细流。那年那月那日,我与你,转过实验楼的转角,在拥挤的同学们形成的人潮里,互相打着招呼,期待着尚未来临的精彩未来。未来充满未知,那人潮里都是风华正茂的少年。大家叽叽喳喳,各自絮絮不休,声浪里分不清谁在谈论着什么,只和近旁的两三个人,嘻嘻哈哈玩闹而行。

大雪过后,四处都是雪的影踪。校园的花坛里有顶着雪的花苞,娇羞粉嫩,娉婷玉立。蓦然回首,这一刻的惊艳,定格成一幅旷世杰作,在我的记忆里历久弥新。

凛冽的冬里藏着的暖,是回忆与思念交汇而来的感动。那些我们惦念着的温馨过往,都是点滴,都是片刻,都是当初不经意的刹那时光。

岁月如流,不舍昼夜。被岁月留下的,是此时轻轻想起的,冬日之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