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平时的文章,平时的散文

2020/03/07好的文章

祥和美丽的杨庄小镇

文/崔彦

杨庄面积不大,村名也不响亮,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在密密麻麻的陕西地图上几乎无人瞧见。在长安生长多年的我竟然也不知道杨庄这个地方。直到去年清明节前后,文友俱乐部组织大家到杨庄采风,才被杨庄的魅力所折服。“三千亩油菜花铺写川原锦绣,一百座库塘千亩荡漾南山春色。”真是名不虚传。盛开的油菜花宛若金色的海洋沿着风势此起彼伏一浪高来,一浪低。与铺天盖地的黄色相接的是漫无边际的绿色麦田绿色的海洋,人置身于亮丽的大自然之间,显得那么朴素,那么渺小。被大自然的金色浪潮和汹涌的绿色所吞没与之融合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我虽然穿了一件亮丽的红色风衣,然而在大自然的泼墨重彩面前就显得寡淡而无味,艳丽不起来,妩媚不起来,在大美面前小美是没有张扬力的。

杨庄随处都是风景,菜花,麦田,水塘,南山。夹杂在麦田里的还有桃花和梨花以及稀疏点缀的柿子树,白桦树,绿枝婆娑,摇曳生情。在大面积艳丽的金黄色油菜花田地旁边行人走不了多远就能看到一个水塘,水平如镜倒影出水边的菜花,树木,麦田,游人,一幅天然的油画尽在眼前铺展,川道里还有流水淙淙的活水。久居城市的游客稀罕泥土的清香和流水的欢畅。向来拘谨斯文的文友们贪恋自然山水,渴望自由奔放,于是不约而同地脱去了鞋子,挽起了裤腿跳进水里,四月的小河水有点冰凉但是大家却尽情地泼水嬉戏没有发现衣衫已经湿透,脚掌已经泡得发白,甩甩发梢、额前的水珠只顾咯咯地笑。自然多美,纯真多好!这一天我发现大家比平时更完美,比平时更纯真,比平时更亲切,比平时更温暖,比平时更温柔,比平时更憨厚。大家都有同感,依依不舍之情应运而生,日薄西山了暖心的话儿还没有说完。

杨庄的地势有平坦之处也有坡地,站在高高的坡地向下俯瞰更是黄绿相间,阡陌交错,一方一方的棋盘。夕阳西下展望远方,景色虽然模糊了一些,色彩虽然暗淡了一些,但却有一种怀旧的情绪在心中艳丽着火热着。一首诗歌《常回家看看》不经酝酿脱口而出:……阳光下的妖娆/人群中的妩媚/一山又一山/一坡又一坡/杨庄草长/田园花繁/暮色中/群山失去了刚阳/失去了棱角/清清淡淡一幅水墨画/不再冷漠/不在高昂/烟笼寒水月笼沙……家乡的山水/家乡的春秋/不该遗忘/常回家看看/少陵巍巍/南山莽莽/等你回来

听雨

文/杭国玲

清晨,窗外下起了雨,雨点敲打着窗上防护网的铁皮,自由欢快。我想:若没有遮挡物,雨飘落时是否就轻巧无声?若没有前两天的暴热,是否就感受不到今日雨的凉爽与滋润?我静静地听着雨声,更多的是想感受燥热过后的那份凉爽。

盼望了好久的雨终于来了,不远处的菜园敞开怀抱,拥抱雨的到来;房屋在雨里静默;街道却静不了,虽少了平时的热闹,但打着雨伞,穿着雨衣,骑着车的行人,匆匆,匆匆!

我不禁想起了儿时这样的雨季,待雨稍停,我和两个弟弟,还有邻居锁娃、群娃……我们各自撑着一把大帆布伞,或者戴着斗笠,有时披着一块塑料布,打着赤脚,到枣树下捡枣子吃。那时,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有枣树,大风过后被吹落的枣儿,经过雨水的洗刷,亮闪闪的,我们把它拾起来,放在竹篮子里,回家洗一洗,便成了美味。

俗话说“到了七月半,枣子红一转”,哪家门前的枣树大,结的枣儿多,我们记得很清楚,有的枣树歇枝,去年结果多了,今年会结得少。平时路过枣树下,我们不免要瞅上几眼,看看哪一棵树上的枣儿结得多,哪一根枝上挂的红枣多,主人家看见我们一副“馋猴样”,有的会转身进屋拿根长竹竿,围着树转转,看看哪个树枝上结的枣多,“啪、啪”对着枣树枝敲几棍子,枣儿噼里啪啦落下来,乐得枣树下的孩子们慌忙去抢。有的枣儿被鸟啄过,那样的最甜。现在想一想,童年的好多时光就是淹没在这样的雨天里,或暴晒在烈日下,多少次,我们顶着烈日去抓知了、钓河虾、放牛、割草……不担心有空调病,不担心颈椎疼,不担心眼睛近视……

雨还在嘀嗒嘀嗒地下着,雨水也给我带来了好心情,趁着雨天,趁着凉爽,伴着雨声,做做那些需要做的事、那些还没有做完的事……

那年中秋

文/陈江南

25年前的那个中秋节,我是在江城伯父家度过的,而那天,碰巧也是我20岁生日。

那是我第一次独自离家求学,依父母叮嘱,每逢放假,我都去看望伯父,顺便改善伙食,中秋节当然也不例外。

记得那天一进门,伯父便满面笑容地迎上来,接过我的拎包,拉着我走进客厅。堂姐闻声过来,手里拿着一件厚毛衣让我试穿,那是之前伯父让她每晚加班为我赶制的,含毛量百分之百。伯父则在一旁问我被子薄不薄、学习紧不紧张,还叮嘱我平时上警体课要做好防护,集体生活要互相体谅等等。听说我在班级“十一”晚会上做主持,还在一个小品中演负面角色,伯父舒展的眉头分明蹙紧。他说当主持很好,但演小品要演正面角色,免得给自己惹麻烦。满口答应的同时,我在心里暗笑伯父担心实属多余。

伯父的严谨和小心我是知道的,少时常听祖母提及,伯父从不随地吐痰,即便吐痰也是吐在随身带的手帕上带回家洗。上世纪“文化大革命”期间,伯父在某单位任主要领导,当时造反派想造他的反,却实在找不出他的过失,伯父因此躲过一劫。

对祖母及父亲公认伯父的严厉,我却很不认同。因为在我眼里,伯父分明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一点架子也没有。但看到堂哥堂姐与伯父单独谈话时大气不敢出的样子,我又有些疑惑,同时,也有些暗自庆幸。

要吃午饭了,和平时一样,伯母又为我单独盛了一大满碗热气腾腾的汤,只是平时煨的是排骨,那天炖的是鸡汤,汤碗里还有一只大鸡腿。在那个年代,鸡腿可是稀罕物。一家人围着满桌菜坐下,伯父举杯祝我生日快乐,又说“上次你说你家里鸡腿没你的份,今天这鸡腿是你的,哪个都抢不走……”

一句话说得我又惭愧又感动。没想到自己平时聊天时无心的一句话,竟被伯父记在了心里。伯母在侧,身旁两个侄女也都比我小,我怎好意思独享?连忙推辞。伯父却不允,说一定要圆我这个梦。不仅如此,伯父、堂哥堂姐三家还为我准备了生日红包……

离家在外的第一个中秋节,我过得并不孤单,甚而至于一点都不想家,这是我压根儿都没有想到的。

原以为伯父对我的这份宠爱,会一直与我相伴。谁知世事无常。就在那年寒假,大年初五凌晨三点钟,客厅里急促而又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传来一个晴天霹雳,伯父突发脑溢血已驾鹤西去!

25年了,每逢秋至,我便会想起,那是我与伯父在一起过的唯一的一个中秋节,也是我在异乡,过得最为温馨的一个中秋节。伯父那慈祥的微笑、慈爱的眼神一直存留在我的记忆里,令我回味,让我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