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瑞香的文章,瑞香的散文

2020/03/08好的文章

花香的距离

文/章铜胜

我们与花香是有距离的,或远,或近,或浓,或淡,或亲近,或疏离。不同的花总在循着季候开放,也许每年都守在原地等着我们,而我们占据这种关系的主动,有时候,是我们无意或是刻意拉大了那一段距离,辜负了那一朵花开。

老房子的北窗下,有一株腊梅,是我毕业那年从学校花房里移来种上的。回到家乡,花也随我回来了,真好。好像我和学校之间的联系还没有断,丝丝缕缕的,在一缕花香中维系着某些相似的东西,这是一种牵连,也是一种想念。

在我家的后院里,那株素心腊梅长得很好。依然是在秋末,它的叶子就落完了,等待花开。腊梅叶子未落时也不好看,手摸上去,那些叶子还有些毛毛刺刺的感觉,所以平时就不太在意它。

我的书桌紧挨着北窗,平时习惯夜读,累了,看一眼窗外的星空,深邃幽宁。总是在一个清冷的冬夜,偶然嗅到一缕清幽的香气,于是开窗,传来的是淡而远的清溢之香。这样的香气浓淡远近全在你的用心,好像花香也在惩罚我平时对它的疏忽和漠视。

花是有情的,香气也应该是。折几枝,放在瓶水中静养,香气也会渐渐如花一样枯萎,索性就不养了。想看花闻香,推窗就是了。冬夜清寒,花香清远。推开窗,我与素心腊梅的距离就近了,如在学校林荫道旁闻到的那一缕花香浓郁,有着青春的味道。

家里栽了两盆瑞香,一是红花瑞香,一是金边瑞香。去年,搬到新居,两盆瑞香都放在楼上的阳台。临近春节的时候,突然闻到家中有一股浓郁的异香,循香而寻,才发现楼上的红花瑞香已经是花开满枝了。满心欢喜地搬到楼下的客厅里放着,年就有着浓郁的花香味了。

今年,不想错过那样的花香怡人,春节还没到呢,我已经上楼看过许多次了。红花瑞香的枝头已经缀满了紫红的花苞,金边瑞香已经有一些花苞开放了,凑上去,一点点的香气浓郁得像是凝结在了枝头,用手轻轻地拂一下,才会闻得更真切些。春节,两株瑞香都开了,香气就浓郁了。

湖边的路上栽满了桂花,每天上下班路过,都会扫上一眼。桂花的叶子四季苍翠养眼,是适宜作为城市绿化树种广为种植的。花,细细碎碎的,开了,你也不一定会察觉,只是那香气,是藏不住的。在湖边空旷的地方,桂花的浓香是夜的精灵,在城市的夜色里飘散,就温馨得有些近于暧昧了。我还是喜欢在秋天微微的夜风里,被浓郁的桂花香气所包裹的感觉,让人沉醉和迷恋。

桂花的香气是黏人的,它和你亲近得没有距离。即使是在生活上随意得粗枝大叶的人,也会感知到桂花香的。就像我的一位同学,平时粗心得让你惊讶。分别多年后的一个夜里,他突然打电话来说:“刚在回家的路上,闻到桂花香了。”好久没有联系了,却突然来电话跟我说闻到桂花香了,我哑然失笑,笑他,也笑自己的疏忽。

在这样的夜里,路过一株正在开放的桂花,闻到桂花的香了,想要告诉另外一个人,与之分享,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是同学拉近了我与那一缕桂花香的距离。此刻,那一缕桂花香仿佛就浮在窗外清澈透明的夜色里。

“十九世纪花香随风飘散一千两百米/而今至多三百米就闻不到了”,木心如是说。如今,我们的花香能飘散多远呢?

新年瑞香

文/任崇喜

新年来到,瑞气临门,吉祥如意。看到瑞香的花朵,嗅到浓郁的香气,人们知道,春天的大门就要打开了。

瑞香的名字,据说与北宋的一个僧人有关。地点在以雄、奇、险、秀闻名于世的庐山。宋朝的一天,一个喜欢云游的僧人在庙后石凳上入定,梦中被浓郁的花香陶醉。他醒来后四处寻觅,在草丛中发现一株小树,绿叶笼罩、芳香袭人。他将这株小树移植盆中,供于佛前,为其命名“睡香”。

“山深月冷梅花尽,压尽群英是此香。”此花开时,正值新春佳节,人们认为此为花中祥瑞,所以将“睡香”更名为瑞香。宋代诗人王十朋说:“真是花中瑞,本朝名始闻。江南一梦后,天下仰清芬。”

瑞香的名字,在唐代就已经存在了。“大历十才子”之首的钱起就写过《瑞香花》:“得地移根远,交柯绕指柔。露香浓结桂,池影斗蟠虬。黛叶轻筠绿,金花笑菊秋。何如南海外,雨露隔炎洲。”此外,那位颇有传奇色彩的陈子高也写过瑞香诗,只是不知道这位“容貌艳丽,纤妍洁白,如美妇人”的男人,在无奈的人生游戏中,怎样看待如花一样的生命?

瑞香在宋代颇受欢迎。诗人杨万里描摹过它的神韵:“外着明霞绮,中裁淡玉纱……香中真上瑞,兰麝敢名家。”朱敦儒这样说:“紫帔红襟艳争浓,光彩烁疏栊。香为小字,瑞为高姓,道骨仙风。此花合向瑶池种,可惜未遭逢。阿环见了,羞回眼尾,愁聚眉丛。”

一天,苏轼与友人在杭州真觉院聚饮并赏瑞香花。苏轼即兴写下《西江月·真觉赏瑞香》:“公子眼花乱发,老夫鼻观先通。领巾飘下瑞香风。惊起谪仙春梦。后土祠中玉蕊,蓬莱殿后红。此花清绝更纤。把酒何人心动。”夜半时分,月下的幽深小院,有清风徐徐吹来,城楼上的画鼓响了三通,灯油也快燃尽,文友饮兴尚浓。他们把瑞香花插在黑头巾上,连陪欢的歌女们都争抢酒杯畅饮。苏轼乘兴又作《西江月·坐客见和复次韵》:“小院朱阑几曲,重城画鼓三通。更看微月转光风,归去香云入梦。翠袖争浮大白,皂罗半插斜红。灯花零落酒花,妙语一时飞动。”一首小词,把当时社会的宴饮生活写得活灵活现,情趣盎然。

瑞香属常绿小灌木,叶子和桂花、冬青差不多而略细小。如果把瑞香放在春天的百花园里,实在貌不惊人,但在万花凋零的冬日,它便显得卓尔不群。尤其是盆景,更有一番潇洒神韵。

瑞香又名“风流树”“瑞兰”“蓬莱紫”“千里香”“雪花皮”“山棉皮”等。深绿的叶丛中,瑞香花恣意怒放,花开满枝,一团团,一簇簇,光艳夺目。花被筒状,上端裂成四瓣,乳白色,夹带一点紫,形若丁香。印象中,有一种蔷薇叫“十里香”,桂花也有被称为“百里香”的,但与瑞香霸气十足的香气比,则是小巫见大巫了。瑞香含苞待放之时,浅紫色的花团掩映在枝叶之间,每个花团都有数束纤细的花蕾。瑞香花香浓烈,几乎可称为桀骜不驯。“曾向庐山睡里闻,香风占断梦里春。窃花莫扑枝头蝶,惊觉南柯半梦人。”诗人戏称瑞香花香袭人,在幽室中坐禅的佛僧也会为之心慌意乱。

让人想不到的是,如此芳香的花儿,竟然还有个很粗俗的别名——花贼,说它偷得百花之香集于一身。李渔甚至把瑞香贬为“花之小人”,其理由是此花“能损花”,还解恨地说:所幸瑞香开在冬春之交,群花摇落,诸卉未荣,能够与瑞香相遇的,仅有梅花、水仙两种,“故罹其毒也亦不深,此造物之善用小人”。其实只是,瑞香的肉质根部有甜味,且散发香气,容易引致虫害毁根。

以色、香、姿、韵四绝着称于世的瑞香,在春节期间开放,花开满枝一团团、一簇簇,繁花似锦,清香浓郁,为新春增添祥瑞之兆。它契合了人们“瑞气盈门”“花开富贵”的美好愿望,因此历来被视为吉祥之花、富贵之花,深受人们推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