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西瓜的文章,西瓜的散文

2020/03/08好的文章

在那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文/刘喜

阳光,遍布在我们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同时也会照在我们心底的每个充满阴霾的地方。让我们充满阳光,发扬乐观的精神,以一种健康的生活态度在人生路上走下去,当然,前提是你愿意打开你的心灵之窗,让阳光可以无障碍地充斥在你的内心,赶走那些让你消极的人生观和处世观。从而让你在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拥有无穷的正能量,让笑声弥漫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让天真的笑容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曾经看过这样一则故事,女儿问父亲:“为什么有的西瓜甜,有的西瓜不甜呢”?父亲说:“甜的西瓜是因为被阳光照耀的时间长。”“那地里的西瓜不都在被阳光照耀吗?”女儿又问,父亲说:“是啊,阳光是公平的,它一视同仁地照耀着所有的西瓜,可能有的西瓜怕热,躲在阴凉处不肯接受阳光的照耀”。女儿听后恍然大悟。

现在的我们,正如这些西瓜一般,朋友的关心,家人的教导也正如阳光一般,如果,我们不肯接受这些关心的谆谆教导,那我们的未来就不会有甜滋味。相反,如果我们接受了这些,那么我们将会苦尽甘来。现在的学习是苦的,但将来的生活会如蜜一般甜,有句话说的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希望,在今后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们这些学子可以吃的了苦,迎难而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做的了人上人。

生活就是这样,无论你是羚羊还是狮子,当太阳初升的时候,就得毫不犹豫的奔向前方,尤其是现在的我们,既然你选择了高中,便只顾风雨兼程,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此刻,用你拼搏的汗水灌注你无悔的高中路。最好不要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去幻想什么,而要在旭日东升的时候就做好准备。要坚信,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不是等来的。再灿烂的阳光也不能消除阴影,再完美的人生也不能没有瑕疵。让我们学会与痛苦同行,去追寻属于自己的成功和快乐。

着名作家艾青在他的诗《太阳的话》中写到:“打开你们的窗子吧,让我们进去,让我们进去!进到你们的小屋里,我带着金黄的花朵,我带着林间的香气,带着亮光和温暖,带着满身的露水。”而我想说的是,请真诚的打开你们的心门,让阳光进去,进到你们留有阴霾的心房里去。他是大自然最美好的馈赠,他带着光明和温暖,带着无限的正能量,让我们的心里充满阳光、充满温暖、充满快乐。

让我们在今后所有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接受寂寞、接受痛苦、接受误会、接受来自生活各方的压力和不公平,使自己真正成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只有内心强大的人,将来才能成为社会上的佼佼者。这些都是上天对你的眷顾,所以,你可以骄傲地说:“我是生活在阳光里的孩子”。

送礼

文/耕夫

门开了,我刚想开口,却发现开门的是我们系一个同学。他疑惑地看了看我手里的西瓜,既而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忙把我让进屋里。几个学生正在书房围着老师看他阅卷,老师脱了发的后脑勺在人缝里一晃一晃的。我把西瓜放在靠墙的地板上也围了过去。

轮到阅我的试卷了,我紧张得额头直冒汗。彭老师一边在试卷上勾画,一边给我讲。我站在老师身旁,很清楚地看清老师光亮亮的头顶上渗出一层密密的汗珠。彭老师讲:“真羡慕你们啊,有这么优越的学习条件,你们趁年轻一定要好好地学,国家培养你们不容易啊,可不要把大好的时光浪费掉。”彭老师伸了伸佝偻的身子,我分明看到他眼里慈祥而期待的目光,这眼光深深刺痛了我,刚才站在楼下时那种渺小的感觉卷土重来,像一块重石砸在我的心上。彭老师又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当时脸发烫,为自己的虚度光阴而后悔,也为自己抱了西瓜来换及格而羞愧,更觉得这种行为玷污了老师的人格……回来时,我把怀里的那盒烟使劲地扔掉了,像甩掉了一个很大的包袱。

感谢那次送礼,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因考试而发过愁,而且回回都是优秀。

许多年过去了,我已经记不清彭老师的名字,甚至他的容貌也已模糊不清了,但他那脱发的后脑勺一直在我心里闪着光亮,指引我向前,催我奋进。

回忆我的大学时光,最难忘的就是给老师送礼的那件事。

那时由于高中学习太过紧张,上了大学,我尽可能地放松,学习反而成了副业,临考试才开始忙活。考完英语一对答案,58分。正在六神无主吃饭不香的时候,忽听有人说,给老师送点小礼,说点好听的话,比如老师学问高深,自己天生愚笨等等,老师兴许会高抬贵手放你一马。

我决定去试试。我花四块钱买了个西瓜,又花一块钱买了盒烟,去了外语老师住的家属院。

好大的一片楼群!站在林立的高楼下面,我突然觉得自己无比渺小,我还是个学生,却干起了自己从来都认为不耻的行径。我有些踌躇了。可既然来了,何不试试呢?

我想好了所有的环节,包括怎样敲门,怎样搭讪,找什么理由解释自己不及格的原因等等。可是他住哪儿啊?打听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真是奇哉怪也,他应该就住这儿啊。

其实英语老师根本不姓康,而是姓彭。可是那一年电视报纸上老是出现当时香港港督彭定康的名字,我竟阴错阳差把这位老师记成姓康了。

终于,我在一栋楼下看到一个老太太正在捡拾地上散落的几个枯枝。她问:“你说的这个老师是不是教英语的?”我忙说:“对呀对呀!”“她不姓康,姓彭,就这家!”说着指了指一楼开窗的那一家。

黑美人

文/王月寸

刘庄的“黑美人”西瓜有名的好吃,每年堂妹芳都要送我。吃惯了那儿的西瓜,再吃别的总是吃不上口。

“芳,今年这边有卖你们那的西瓜了,吃着挺好吃的,别再大老远给我送了。”我在电话中说。

“姐,你早说啊,我都到你小区口了,你下来接我一下,门卫不让进。”芳在电话那头说。

我赶紧下楼来到小区门口,果然看到芳站在树下,车停在旁边。

“你啊!说你什么好。”我说。

“那就别说了,一会陪我买衣服去,黑美人。“芳笑着说。

“黑美人”是芳给我起的,一是我特爱吃这个品种的西瓜,二是我皮肤偏黑。每次芳总拿这个开玩笑。

我指着不远的地方:“你看,那就是你们刘庄卖西瓜的。”

芳顺着我指的方向仔细一看,气愤地说道:“黑心的张胖子冒充我们那的西瓜害人。”

“冒充的,你没看错吧?”我吃惊地问。

“他是我们邻村的,还和我婆家沾点亲戚,不会错的。你在电话里一说我就不信,我们村的“黑美人”,不用去外边卖,就被人抢完了,还用跑这么远来卖。”芳说。

“我吃着跟你们那的一样啊!”我说。

“都是一个品种,谁也吃不出来。只是他们的地被化工厂污染了,种的西瓜没人敢吃,附近的人都知道,这几年他们村得癌症的人最多。”芳说。

“这人心怎么这么黑啊!”我气愤地说。

“其实也不全怪他们,要怪就怪那些为了挣钱在张庄建化工厂的人,那些人心才最黑,对了就是那个辉煌化工厂!”芳恨恨地说。

芳不知道,辉煌化工厂的老板,其中就有我一个,只是我是暗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