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老爷爷的文章,老爷爷的散文

2020/03/08好的文章

豆腐花

文/张凯琳

苏州有这么一种民间小吃,叫做豆腐脑,也叫豆腐花。它让人食而不忘、百吃不厌。而我,也为这种美食着迷。

在公园门口,有一位卖豆腐花的老爷爷,他可是做豆腐花的好手,我经常在他那买豆腐花吃。

老爷爷听我要买豆腐花,二话不说就拿起一个扁扁薄薄的勺子往盛豆腐花的桶里伸。桶里的豆腐花又白又嫩,像洁白无瑕的玉石,让人舍不得碰它。老爷爷盛豆腐花非常讲究,轻轻地,慢慢地,一层一层地舀,不然会把豆腐花弄碎。豆腐花盛好了,现在应该放调料。老爷爷的三轮车上整齐地摆放着香菜、鲜酱油、虾米、榨菜丁、味精等调料。

我选了几种喜欢的,拿了一把塑料小勺,捧着碗坐在旁边慢慢吃。碗里白花花的水豆腐在调味料的衬托下变得五彩缤纷,豆腐也变得吹弹可破。我捧着豆腐花,掌心中的温度暖洋洋地直到心底。我用勺子舀了一勺汤,慢慢地喝下。顿时,嘴里感受到的味道就像是秋风中和煦的阳光,又像是冬日里温暖的火焰!我又舀了一勺豆腐花,缓缓地送入嘴里,豆腐花在我口中一触即碎,好像被融化了。我轻轻一抿,细腻滑爽的豆腐花立即溜进了我的胃里。真是太好吃了,虽然豆腐花本身没有任何的咸甜浓淡,但它表面那一层金黄的芝麻油,却让豆腐花的口感更鲜、更美!当豆腐花的醇香融入鲜美的汤汁中,那美味定让每个人回味无穷。我小口小口地品尝着,生怕吃完了还没品够。

虽然豆腐花只有小小的一碗,很便宜,但的确是人间美味。怎么样,你也想吃了?要不,我帮你捎一碗?

豺狼来了有猎枪

文/肖瑞华

爷爷的父亲,就是我的老爷爷,生长在平原县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茅草孙村。抗日战争时期,老爷爷带领茅草孙村人不畏强敌,英勇抗战,最终走上革命道路。

老爷爷生长在兵荒马乱的军阀混战年代。他以打猎为生,出枪快,枪法准远近闻名。祖传有制造猎枪的好手艺,爷爷制作出来的猎枪,射程远,射面广,威力大。

老爷爷为人随和,侠义心肠,打来的猎物,常常接济穷人,在全村中威信最高。当时,当地土匪、杂团很多,都希望老爷爷加入,可他铮铮铁骨,绝不与害人之群共谋。1942年,日军在平原县三区内寻找被杂团谢化武抢走的皇姑,进而要消灭谢化武。他们探知谢化武小老婆的家在肖家洼村,立即出动,涌向肖家洼。距肖家洼四里之多的茅草孙村村民,早已做好准备,只要日军进入村庄领地,村民们就会利用自己手中的猎枪和有利的地理环境(村的周围地势凹凸,沟壑纵横,杂草密不透风),狠狠打击日寇,消灭来犯之敌。

此时,夜幕临近,寒风刺骨,阴沉的天空中雪花纷飞。老爷爷召集村民,把自己制造的猎枪分发给青壮年,两人一组,三人一伙,趴在沟沿上,待敌前来。十几个日军士兵一路搜来,爬过沟,上过坡,在复杂的地理环境中迷失方向。老爷爷带领大家慢慢地靠近敌人,一排枪响,敌人一个个倒在猎枪之下。枪声引来大批日军,他们借着风势点燃了野草,熊熊野火燃成一片。

大批日军踏着刚刚烧过的草地,步步前移。此时,天空更加阴暗,凛冽的西北风呼呼直叫。茅草村人以沟壑作掩护,各自为战,机动灵活,就像地道战中那样神出鬼没,不断出击。

老爷爷蹲在一条沟的深凹处,一个日军士兵刚想迈过沟去,老爷爷在下面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脚脖,猛地一拽,日本兵溜下来,被老爷爷一刀捅死。日军在火的后面向前蠕动,老爷爷和村民们看的清清楚楚,弹无虚发。而日军上坡、下坡、过沟、绕坎,就像进了迷糊阵,晕头转向,猎枪声连连响起,日军不断倒下,一个小个子日军都撞到了爷爷的枪口上,还一点不知,满肚的铁砂倒地而亡。

日军机枪步枪开始了地毯式扫射,村民不断有人受伤牺牲,却没有一个后退的。日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老爷爷当机立断,带领着大家顺着早已备好的暗道悄悄地撤出了战斗。

自此,“猎枪打鬼子”的故事在当地传开了,大家都很敬佩老爷爷。

再后来,老爷爷带领着村民们参加了八路军,扛起了钢枪,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直到抗美援朝胜利回师,才与家人团圆,度过了幸福的晚年。

宛如初恋

文/爱玛胡

我和同事一道去查房,在开始之前,照例站在门口先巡视一圈:一眼看到靠窗边的一位老爷爷在抽搐,心电监护显示室颤。显然,他心脏骤停。

来不及想什么,我和同事一起扑过去,给他做心肺复苏术。过了一会儿,仪器嘀一声,老爷爷呼出一口气,醒了。

他看到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我怎么样了?”

我笑着对他说:“你刚刚往鬼门关走了一趟,阎王爷不收你,我们把你抢救过来了。”

老爷爷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他不好意思地抹了下嘴巴:“你们,给我做了人工呼吸?”脸竟然微微红了起来。

我和同事都愣了,同事想说什么,我忍着笑,用手肘撞她一下。

查房出来,我便通知了老爷爷的家属,给他安排转院,去较好的专科医院做进一步诊治。

没想到,老爷爷居然不同意,和家属们大吵大闹:“我不走,这么好的医院,我到鬼门关都帮我救回来了,我走什么?”他用手抹了下嘴,像想起来什么,老脸露出一抹羞赧的笑容。

我对同事说:“老爷爷肯定在猜,是你还是我,给他做的人工呼吸。”

同事骇道:“你莫吓我哦。”手拍拍胸口。同事不是我这种老菜薹,脸蛋白里透红,皮肤细腻,戴上口罩后,更显得眼睛又大又黑。

老爷爷以为抢救就是人工呼吸。这个半对半错,心肺复苏术包括人工呼吸,但不是所有的抢救都要做人工呼吸。大部分患者对此一无所知,认识都来自浪漫电影,帅哥美女因为一次人工呼吸一吻定情。所以,不能怪老爷爷想入非非。

尤其是,老爷爷显然是一厢情愿,认定是我同事给他做的。那之后,每次遇到她查房,他都满眼笑眯眯的,那表情,和初恋一样。害得同事每次给他做检查,都憋着笑,老爷爷就更是又害羞又兴奋的样子,就像回到了少年时。

也好,心情好有利于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