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醉酒的文章,醉酒的散文

2020/03/07好的文章

那棵枣树

文/莲花君子

人说醉人不醉心,昨天醉酒了,不敢大意,半夜起来,还是挖空了心思挣扎着回忆酒后的每一个细节,生怕闹出笑话,幸好,没有什么,喝多了,踉跄着去看二娘了。

二娘不是外人,就算有了闪失她老人家也不会怪罪的,何况……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包括她对我的好!

二娘老了,走路蹒跚的样子,好像树枝摇曳,背也驼了,一眼看过去,几乎认不得了。岁月真的无情,再次拐进二娘庭院的时候,它却悄悄消失在崎岖的巷道,23年了。

"二娘,扶你吧。"我伸出手,力图挽回二十多年前的回忆。

"不用,扶着墙,能走。""你是谁啊?"她侧过头,依然是满脸的和蔼,八十多的人了,口齿还是那么地轻巧,尽管有点老年痴呆。

小五摇着头叹着气:"别见怪,你二娘忘事了,谁也不认识。"

二娘在笑,似那天的阳光--温暖。

"孩子,屋里坐。"还是那双大手,热乎乎的,拉着我走进堂屋,也把我带回了那时--我的少年。是的,那时,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那年,我到离家四五公里的乔庄农中插班就读,因为是冬季,自然选择寄宿。那时的宿舍都是学校闲弃的旧房,门窗上没了玻璃,没有床铺。睡觉的地方,就是用几块砖头垒砌成一个方块,填满细沙,自己带上一个草苫子,有钱人家铺上一床褥子,铺在地上就可以睡了,风吹进来,钻骨的痛,有时冷到梦里。入学那天,我和小五挨着,一起整理床铺,自然成了第一个说话的人,他很瘦,健谈,和我临班,人家叫他王灿军,我叫他小五,觉得自然、亲切,没有比喊着乳名暖心的,这么想,也就这么叫了,一晃,二十多年,褶子上额头了,还是。

一个星期后,我和五的脚都宭了、裂了,身上也招满了虱子,还有那些会蹦的东西,后来才知道叫跳蚤,痒得难受的时候,随手挠挠,指甲缝里便带出一只,肥肥的,肚儿锃亮,抹了油似地。翻过拇指轻轻一压,啪的一声……惬意的听,痴痴的笑,那一幕真的难忘。

夜里,第一场雪正下着,二娘来了:"五啊,跟娘回家住,又不是多远,回家还能喝上热糊糊".

"带上俺弟吧,他的脚都裂了。"说着,五脱下我的那双乌拉鞋。

二娘凑近了,我赶紧扭过身子说:"二娘,臭!"

"穷讲究个啥,孩子的脚哪有不臭的,啧啧!你看,裂成孩子嘴了,走!带上铺盖,跟我回家。"

第一次握二娘的大手,从此,心里便有了另一个娘。

五哥家离学校不远,十分钟的路程。二娘的脚大,个子又出奇的高,在农村女人堆里显得极不协调。只记得那晚拉着我得手,生风般的走着,一步顶我三步,我的脚还没着地,就生生的把我扯回了家。

二娘把我和五安顿在老房里,那里是个独院,一棵枣树立在院子中央,还有其他的树,不记得了,也不需要记得,我需要的只有枣树,每天放学回来,靠在枣树上,看着小五开门。有时二娘也会早早的在枣树下等着,手里总是端着碗地瓜糊糊,一进门便迎上去:"你看冻得,这孩,啧啧,快喝喝,暖和暖和身子",看见枣树就看到了二娘。

以后,我不再喜欢喝粥,这世上寻不到这么甜的了。

老屋是二娘家的仓库,东侧是用两个大瓮对口扣起来的大大的粮囤,还有靠墙地瓜干子堆积成小山,南侧是一些农具和替换下来的家具,我和五的床在西侧。麻包旋满厚厚的麦秸,做成一个草褥子,然后在上面用老棉花做成的蓝底白花的棉褥子,加上我的铺盖,就成了新床铺。睡前,二娘都要来一次,隔着窗子喊着:"五啊,告诉你弟,看完书把那油灯拿得远一点,省的半夜起来踢着。还有,尿灌放在进门的地方了,天冷别出门了,感冒了。"

"学习真不易,苦了这孩子了。"絮叨声,脚步声,咳嗽声穿过枣树、越过柴门,顺着老街渐渐远了……

二娘喜欢和我拉呱,家长里短的,都说。她没上过学,羡慕娃儿们有学上,总盼望着她的五个孩子们都能好好学习,兴许考上个中专什么的,这样就可以吃到国库粮,说不定还能变成城里人。她最喜欢小碎花的小白褂,说,见城里人穿过,招摇得很,可心得喜欢,自己每天和土拉打交道,就是见过了,也只有想的份,没有福。有时,二娘也会喊我去她的新家,一个半锁皮的四合院。二伯去世的早,为了给孩子拉巴个媳妇,她从二里地外的山上自己采了石头,然后用小推车一块块运回来,请人砌成现在的房子,谈到它,二娘有说不出的欢喜,不住的说:"这十里八村的,半锁皮的房子,这是头一户。"然后,嘎嘎嘎的笑便溢满了屋,似乎一屋的光棍都说上了媳妇。

"老了,看我,老成什么样了,呵呵。"二娘的话把我了回来。是啊,原来的新房已经变成老屋,老下来的还有二娘。

说到以前,二娘一直随和着:"你看看,可好,我都忘了,老了,不中用了。"说着,眼里便噙满了泪水。为我,为五,为自己,更为这一去不复返的老去的岁月。

"走,到园里看看。"二娘似乎想起了什么。

这次,出门时,我握紧了二娘的手。

老房子拆了,幸好枣树还在,倔强的生长着,我喜欢这样的性格。

二娘径直走了过去,抚摸着这棵老树,脑子竟然清醒了,喃喃地说:"快发芽了,今儿又要结很多的枣子,可甜哩。"眼里又满了泪水。

这次我读懂了,这是喜悦的泪,在她的心境里,她正酝酿着下一个甜甜的冬季了。

我也等着,心想:枣子熟了的时候,还来看二娘。

梦里花落之多少

文/斩雪千山

chap.1

无语东风醉酒,欲诉衷情语却休。 江逝水流潭边柳,晚风送花休。瑶琴不可复,韶华逝去不可留。

这一首《惜纷飞》是冰毕业时送给菊的。他说,毕业了,我们不知道能否再相见,我以我最喜欢的方式来给你送别。如果有缘,我们能够再在一起,我将为你写词。

菊是并班时来到冰的班级的。其实在那之前冰就见过她了。冰的成绩那时还不错,为了应付老师的作业检查,菊借过冰的作业。

菊在他们班成绩也不错,第二名呢。那时冰还奇怪她为什么会没有完成作业,虽说菊借过冰的作业,冰对她却没多大印象。当冰的老师检查作业时,冰翻箱倒柜都没找到作业本,就在他暗骂自己不知收拣时,他猛然想起,不是被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背上印着一个骷髅头的女生借去了吗?

冰来到菊班上的走廊上,说来找作业。那班的学生问谁借的,冰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后来人家问急了,他才满脸通红的说是一个穿紫衣并且背上印着骷髅头的姑娘。那班人说,是菊呢。

从此冰就记住了那个名字。菊,很好听的名字。冰想。

chap.2

冰的英语是班上最好的,口语却不好。菊的口语好,于是老师就任命她当英语课代表。冰和菊就算正式认识了。

菊的声音甜甜的,读起英语来很好听。冰就喜欢听他说英语。冰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对于那些爱学习但成绩总提不高的同学他总是制定相应的方法来帮助他们。

菊的英语基础不太好,冰便每天晚上都帮她讲题。而冰也总是把能为菊讲题当作一件幸福的事情。渐渐的,菊的英语成绩提高了,冰为此高兴不已。为了感谢冰,在圣诞节那天菊送了一个圣诞果给他,这让冰高兴不已。冰说,如果高中我们能在一起,我们一定要互相帮助对方学习一起考大学。

他们真的在一起读高中了。但冰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觉得和菊的距离越来越来远了。菊没有再问冰问题,就连话也少说了。她好像在刻意回避着什么。

冰不知道为什么菊会变得这样,但他仍然默默的关注着菊,总在暗中帮她学习。高中的学习给菊不小的压力,冰知道。关心一个人如同爱一个人一样,不一定天天陪在身边,只要能为对方好,帮助对方就好,冰想。

即使冰这样宽慰着自己,菊的冷漠到底让他有些焦虑。他想不通那个曾经在他考试失败时经常安慰他的菊为什么连走路都避着他。圣诞节那天,冰的班开了一次晚会。冰喜欢对对联,于是他写了好多对联,并把它们都制成了幻灯片。

他不会唱歌,不会跳舞,其实他很想借此机会给菊唱一首歌。"我这是?"冰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很奇怪的想法。管他呢,那些对子,他可想了一个星期,每个老师他都写了。还有他的好朋友们都有。作为圣诞晚会的压轴节目,同学们都很惊讶。沉浸在老师同学们的赞叹中,他偷偷的看了一下菊,看她很开心的样子,冰突然觉得很幸福。

chap.3

高一很快就结束,冰们进行了文理分班考试。毫无疑问,冰以第一名的成绩分入了理科重点班。分班时他在教导主任的旁边,可他不看还好,一看就急了。他看到菊的成绩,根本无法进入重点班。

他想,这可得想个办法,让老师把菊分进来。于是,分班的三天里,他天天往教务处跑,在教导主任前说菊的好话,让他把菊分进来,终于,好说歹说教导主任答应将他分进来。此时,班上也有好些男生都很惋惜,说她分出去真可惜了。'哎,你们怕菊分出去,干嘛不去帮帮她呀!'冰想。

可能菊永远也不会知道有一个人为她做的这些。唉,我只能为你做这些了,以后,就看你的努力了,祝你幸福!冰摇了摇头,神情有些凄凉。

高二到了,一切却在这时发生了变化。冰不知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谈起了恋爱,这让大家都很惊诧。其实冰也想不明白,他自己为何会这样。但他却有个脾气,做过的事情,他并不会后悔。因为他知道,后悔,除了让自己徒增烦恼外,一无用处。也是因为这件事,菊从此不再和冰说话,她怕人家说她当第三者。对此,冰只能神情黯淡地苦笑,这还是朋友吗?他为她所做的一切,换来如此结果。也许,我们连做朋友的缘分都没有吧!冰想。随即,那关于他们的回忆,被他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春去秋来,转瞬高三就要结束了。又是一个夏天。不过这个夏天并不炎热。这是个充斥着毕业气息的季节。"就要分别了。"毕业典礼上,冰望着台下的这些熟悉面孔,充满了感慨。这些面孔中,有些和他奋斗了六年,有些五年,最短的四个月。眼下,却是到了说再见而的时候。有些人,恐怕此生再难见到了吧。"那道身影,或许会永远留在记忆中了呃……"冰叹息了声。,心中五味翻沉。

毕业晚会上,大家疯狂的唱着,笑着,哭着,醉着,拥抱着,尽情宣泄着早已压抑的心情。冰不善歌喉,只是在电脑前操控着喧嚣的配乐。

到最后终于放开嗓子和大家一起吼得地动山摇。他知道,那狂欢过后,或许真的是再难相聚。"分别了,菊。"始终没对菊说出他那压抑了五年的秘密。他知道,他们已无可能。菊不会真正看上他。

然后,冰转身离去,带着些许落寞。玫瑰花的葬礼,就让它埋葬关于你的回忆。

梦里曾经一季花开,此时,梦里花落知多少……

醉酒的经历

文/周家海

很久没有喝醉过了,前天中午跟几位二十多年未见过面的同学聚会,中午在酒店里吃饭,热情好客的同学特意拿来了三瓶吉安的名酒堆花酒,我们一边谈笑风生地侃侃叙旧、追忆往事,一边大快朵颐地举杯畅饮,不知不觉间,只有一杯白酒酒量的我,居然已经喝下了整整三杯白酒外加二瓶啤酒……这下就像捅了马蜂窝一般,我浑身被酒精的马蜂“纠缠”得“不可开交”,转瞬就酩酊大醉,吓得同学赶紧驱车

将我送往医院紧急抢救。

虽然以前也曾醉过,但从未像这样醉得厉害,酒精开始在我周身翻江倒海,我想吐却又吐不出,感觉心头有一团烈火在燃烧,欲将我焚烧、烤干一般。打点滴一直持续到了深夜10点左右,期间我呕吐了近10次,甚至将苦胆水都给吐出来了,并且将喉咙里的黏膜弄破了,以致痰里也有血丝痕迹。让我着实大吃了一惊。

据一直守在病床旁照顾我的朋友说,我喝醉酒的样子怪吓人的,竟然会怪叫,或作虎吼,或作狮嚎,让大病房里的其他病人深受其扰,苦不堪言。而我居然蒙在鼓里,全然不自知也。

如此这般,致使我在酒醒后颇为汗颜,愧疚不已。

夜渐渐深了,晚餐的聚会活动仍在继续,似醒犹醉的我坐上了酒店的酒桌后,连椰奶和矿泉水都不敢大口地喝下肚,更不要说喝酒了。好在我已经是酒桌上的重点保护对象,我趴在酒桌上隐隐约约听见同学们在议论,他们一个个都说以后最多只能让我喝一杯白酒,决不能让我超量饮酒了。

哎,虽然我身体健如牛,但这次喝醉酒的经历,至今仍然令我心有余悸。于是,我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乱喝酒了,尤其是过量饮酒,不然,把身体给喝坏了,就追悔莫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