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雪山的文章,雪山的散文

2020/03/08好的文章

天湖纳木错

文/王军

凡到过西藏的人,相约拉萨,都想去看一看。那是世界最高的咸水湖,也是西藏最美丽的雪山之湖,它情阔似海,清澈透蓝,藏族兄弟称它为天湖或圣湖。

天湖离拉萨有两百多公里。去的时候,据拉萨的朋友讲,那儿海拔高,空气稀薄,要多备点儿氧气。我说:“那是朝圣的湖,缺氧的雪山挡不住朝圣人的虔诚。”

出发时,拉萨的天气不太好,有点飘雪。大家好不容易鼓足了一夜的勇气和心情,眼见这样的天气,怕看不到美丽的圣景失望而懊恼。同行的人有的埋怨说不该择这个日子去天湖。尽管天不作美,大家还是在牢骚中坚持已定的信念,期望能一睹天湖的美色,安慰那颗不满的心。

一路上,雪峰绵延,云雾笼罩,雪花飘落,怨言也随着海拔的高度悄然无声了,有的揉揉头皮,有的掐掐太阳穴,有的默不吱声地在缺氧的汽车里坚挺着。拉萨的朋友见状,冲车里喊:“过了前面那个山口就能看到纳木错了。”听说快要到了,大家有些精神起来,但瞅着车窗外的雪山,一会儿浓雾从天卷地,厚厚实实,一会儿雾开云离,雪峰见人,远远望去念青唐古拉山的主峰像披着婚纱的新娘露出洁白的笑靥,时而腼腆像未出阁的少女低首隐匿怕见生人,时而藏在雪雾里与天相攀、与地相融。瞬间,天地又是茫茫一片,雾抹雪山,雪天相映。

约莫半个小时,汽车开到了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这是由拉萨翻越逶迤的那根拉山通向纳木错唯一的一条雪山通道。山口旁立有一块巨石,上面刻有那根拉山口的海拔高度,巨石的不远处有几条牦牛和藏羚羊,几位藏族兄弟穿着满是长毛的皮大衣站在那里。同行的人见山口上有牦牛,一路低落的情绪顿时兴奋起来,纷纷下车前去拍照留念。朋友提醒说:“与牦牛拍照要收费。”我们见牦牛脖子挂着一张纸牌,上面写着一人10元。我们走过去想对藏族兄弟讨个价钱,一位藏族兄弟对我们讲:“照吧,男人10元,今天女人和孩子不收钱。”听完藏族兄弟的话,心里一怔,难免有些激动,许是一些感慨,那是五千多米的雪山啊!

站在山口,望着尖尖的雪山,朋友说离雪峰还有一千多米。我见雪山直插天上,不知是天是地,是云是雾,是冰是雪,天地浑然一体,一会儿雾浓如云,卷到眼前;一会儿风起云去,雾离雪突;一会儿雪点飘来,扑在脸上;一会儿雪峰张开,惊心喜望……望着这雪山的雪峰,瞅着难以离去的雪雾,自然的神奇让人油然而生憧憬。山高氧稀,头隐痛难离,我站在雪地上,无力想象这多变的雪山天气,让人有怎样的艰难和曲折,让人有怎样的毅力和意志,让人有怎样的信念和理智。我爬到山口高处,想探究雪山那边的陌生和真实,也想一睹雪山的寒光与峥嵘。“哇,那边是晴天。”我望着纳木错方向阳光满射的天,惊喜地叫着。同行的人一听,顾不上头晕目眩,放下相机喘着粗气慢慢朝山口走来。我沿雪山向下望去,山路弯弯曲曲,曲曲折折,像少女舞动的飘带,沿雪山一直飘落到湖的跟前。远远望去阳光安逸飘洒,雪山寒光闪闪,湖水蓝蓝似海,那湖那水蓝得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洁白的雪山下,依偎在高耸的雪山旁。

我顾不上多余的遐想,怕日云多变,收起难逢的晴天,迫不及待地催车前往……

湖面静得像一块封冻的玉石,微风吹来,泛起点点儿粼光,那粼一波一波,一片一片,在阳光的映衬下,像微张的笑脸,羞答,腼腆,柔情脉脉。湖水清澈几净,掬起透明如玉,从眼前一直向天边望去,碧波盈盈,蓝可染天。再见风,轻拂湖水,风柔水频,像少女的歌声,飘到心底,荡漾着爱的记忆。天空朵朵白云飘来,倒映在湖面上,湖里像一群群游动的白鲢在蓝蓝的水中你追我赶,相约而伴。抬眼望去,碧空蓝湖,天连湖,湖连天,景到眼底,难尽贪怀。雪山在远处群立,眺望而守,耸立而观,抑是在深情凝视苦等,极像在含情思深呵护,如严父,如兄长,如情郎。那景,那情,那雪,那湖,那山,那天,构画出情丝难眠的世界。

走在湖边,伸手掬一捧湖水,不像海水苦涩难咽。有人说湖水咸淡,那是少女的眼泪。据当地神话相传,天神见念青唐古拉山之神常年累月傲立在冰峰雪地,直穿云霄,岿然不动,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于是,派少女纳木错依偎在念青唐古拉山脚下,二人相依而思,相守而伴,久而久之,少女日夜思念,苦思久等,泪水像蓝色的雨,滴淌不断,汇集成湖。念青唐古拉山之神,见心爱的人泪成湖水,心动一热,冰雪缓缓融化,一滴滴滴进湖里,溶解少女心中的苦涩,成了咸淡的湖水。这个相爱而约、相思而守的爱情故事,震撼了神界,撼动了山灵,相传至今已有7000万年了。

坐在湖边,望着念青唐古拉山与纳木错忠贞不渝的爱情,想伸手去掬一捧湖水,藏在心里,带给远方的爱人。也想多留恋一眼蓝蓝的湖水,荡涤不安分的心灵,去持有一份纯洁。

我起身在湖水中游走,湖里的鱼在脚前脚后,相拥而来,亲亲而去,伸手触碰它,见它欣喜地跳动着尾巴,在跟前久久不愿离去。同伴惊叫一声:“这里的鱼不怕人!”便伸手捧起一条,笑哈哈地看着,然后又放进湖里。

站在湖水里,踩在细软的沙粒上,深情地凝视着湖水,藏人不吃鱼,我想这是鱼与人亲密接近的原因,也是人对自然的一种信仰。那是情,那是爱,那是圣洁的地方,让人依恋,让人慕爱,让人向往。

牛背山顶观仙境

文/何旭

清晨,我们一路颠簸抵四川雅安,再转乘车前往荥经。一路上,可观赏山间苍翠欲滴的雨林,我的心早已飞到了那个梦幻的圣山——牛背山。

知道牛背山,是从一本杂志开始。5年前,《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有个叫吕玲珑的摄影师在荥经县待了三年,找到了这个地方,给这里安了一个“中国最大的观景平台”的称号。观景照片流出之后,牛背山从此声名远扬。

为亲眼目睹最具盛名的观景平台,我步履匆匆,往牛背赶去。傍晚时分,当我抵达山顶,已是力尽筋疲。夜阑时分,一轮朗月高照,天空浮云驻影,四周空山寂寂,不闻人声,感觉离天空比平时要近了许多。一路的疲累,在迷人的月色下也是爽然顿释。

次日起了一大早,站在海拔3600米的观景平台上,壮美一见倾心:当红日喷薄而出,视线里的雪山披上华丽金装。观赏世界上最壮美的雪山,太美妙了!山上冷空气也稀薄。在那天气晴朗,清远谧净的蓝天下,映衬着高洁雄奇的雪峰。那千年积雪,像雪精灵的深情呼唤,如雪莲梨蕊般纯静,如白玉般纯洁无瑕……

牛背山最为变幻无穷的,当属云海。从山顶向下望去,四周云海茫茫,时而舒缓,时而汹涌,潮起潮落。当云海移至深谷处,会因为巨大的落差而形成瀑布云,似飞瀑从天而降,气势磅礴,蔚为壮观。“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云卷云舒的景象,大概只有在牛背山才能被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吧。难怪有人这样描述牛背山:“泥巴山、瓦屋山、峨眉山、夹金山、四姑娘山和二郎山在前,贡嘎雪山在侧,大渡河大峡谷在后,几乎天府之国的所有名山峻岭在此时都变成了玲珑盆景。而翻滚的云雾之下,群山丘陵逐级降低,缓缓融入稻浪翻滚的天府平原。”

在牛背山,最有意思的玩法莫过于,保留一种生活状态,变换一种生活场景:在山顶席地而坐,静心观赏一幅幅用云层、日光、雪山绘就的壮美画展,然后慢走、骑行、篝火、聊天……那种感觉无与伦比。

难忘那朴实的微笑

文/尹耀兴

夏日,玉龙雪山山脚下,阳光透过密林洒下斑斑碎影。高耸入云的山脊,夹杂着寒凉之意。可山脚下却如日中天,炎热之极。

葱郁的树丛,几匹健壮的马便隐在这期间了。当地几位乡民带领我们上山,那老乡一身黝黑,脸上的皱纹如斫痕般横七竖八地交错在他的脸庞,头发闪耀些许银光。手中的茧磨出岁月的沧桑。他依然容光焕发,看来不是生命磨灭他,而是他在历练生命。片刻,我们便向着深远的玉龙雪山进发了。

太阳依旧毒辣,只是不习于骑马的我在崎岖的山路中拖着腿向前行进。骄阳似火,四周的花草已在太阳下蜷缩,显得枯槁憔悴,而我,则如它们一样有气无力。四周苍翠的树木,被清风裹去绿色,荡漾在这清凉之中。远处漫着几丝游云,青碧的天空凌展出雄鹰的翅膀,苍松翠柏间徜徉着欢悦的鸟,震彻山谷的鹰啼,在玉龙雪山山谷间久久不散。

我的水杯空空如也,口干舌燥,大汗淋漓,虽景致优美,却兴致索然,在时间的消磨中,我的信念和意志全无。

我一看老乡,结实的臂膀在阳光下依然挺拔,缓缓的马蹄声,一如他嘴中的小曲,久久回响在耳畔,回荡在树林边。他一边走,却有着惊人的速度和超强的耐力,朴素的着装,单调的色彩,与银装素裹的玉龙雪山不免有几分相像。

他见我的惨像,说:“你还可以啊!”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便又说:“山腰快到了。”我又继续坚持了几百米路,山腰上,亮丽的风景并没有令我振奋。这时,老乡突然伸手递过来一瓶新的矿泉水,他善意的眼神,让我一惊:他是谁?他看我瞠目结舌的表情,说“给,原本打算下山喝,看你不骑马,我挺得住,你就…快喝了吧!”他脸上一个极平淡的微笑浮现,紧缩的皱纹松开,那种如山一般厚重的笑容,嘴角微抿,眼里绽出善良人才有的光,他的微笑,滞停了千山万水,滞停了冰川的消融,那朴实的笑容,浮华似水,纯净得一如高原灿烂的阳光,定格在我的脑海。

瞬息万变中,永存的不是人工做作的风景,是亘古不变的朴实中的善意,我接过水,半天说不出话,想到那圈在凉亭里的风景,是啊,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唯有朴实,才是风景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