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歌词的文章,歌词的散文

2020/03/08好的文章

记住乡愁

文/宝窗闲人

乡愁是什么?乡愁就是离开以后,你仍然想着的那个地方;乡愁就是走出多少年,你仍然魂牵梦绕的那个地方;乡愁就是漂泊在外,你仍然想要回家的那个地方。乡愁是家乡的那条小河,乡愁是村头的那棵柳树,乡愁是记忆中的那口老井,乡愁是无法忘却的那盘石磨。乡愁是河边的垂钓,乡愁是山上的野果,乡愁是甸子里的乌拉草,乡愁是小路旁的红高粱。乡愁是渴了的一杯水,乡愁是饿了的一碗饭,乡愁是醉了的一杯酒,乡愁是脚下的一捧土,乡愁是天边的一朵云。

百花岭在博文《乡愁》里说:“一直认为老家在农村的人才有乡愁。家乡、故乡、乡镇、乡村、乡亲,每个乡字都紧连着农村这块古老的土地。这块土地是祖先住过的地方,以后又一代代的繁衍下来,形成宗族社区。那里有传承香火的宗庙,有鸡犬声,有牛羊,有炊烟。也许有人说这是狭义的乡愁,但是,我想像不出成长在闹市的人在日落的时分,也会悠然生起‘日暮乡关何处是’的愁绪来,顶多只是对家人的牵挂。”

其实,乡愁还是余光中那条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你在那头。乡愁也是朝雨晚风的马来亚,童年的欢笑,异国的风情。我在给晚风《印度街68号》的评论中说:“看来不只是我和百花岭这样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才有乡愁,印度街68号就是您的乡愁。温馨的回忆,淡淡的忧伤,扯不断,理还乱,缠绵悱恻,挥之不去。记住乡愁,是少年不识愁滋味;记住乡愁,只因夕阳无限好,月上柳梢头。”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乡,2015让我们记住乡愁——又一个中国梦。2015年2月11日晚上7点半,中央电视台4套播出“记住乡愁”征集歌曲音乐会,15首歌曲其中12首歌词是从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8000多件应征作品中精选出来的,并由国内著名作曲家和音乐人谱曲与演唱。为学业、为生计奔走于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有一种无法排解的思乡之情。正如歌词所说的:记住乡愁,只要一轮明月;记住乡愁,只要一声呼唤。不但感受了这份游子之情,我们同样欣赏到这些歌词的美,典雅,高尚,动情,绮丽。像一件高贵的青花瓷,像一袭幽幽的明月光。不是词是一首唐诗,不是歌是一首宋词。

布鞋

文/木子_

一直很喜欢小曾的《布鞋》这首歌,歌词是这样的:"昨天我收到一个从家乡寄来的包裹,这里面有一双布鞋,是妈妈为我做的。我看着布鞋多么的亲切,我穿上布鞋走不出你的思念。我仿佛看到你在油灯下为我做布鞋,你总是希望我穿你做的布鞋去闯世界,你一针一针细细缝补,你一针一针收集着我的消息。妈妈每年都为我做布鞋,让我在异乡的路上亲切温暖些,妈妈每年都为我做布鞋,我却从来不曾说一声谢谢……"我听了之后泪流满面。

说起布鞋,我想,一般农村长大的孩子并不陌生吧?可如今穿布鞋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人们穿的是新潮流的皮鞋或运动鞋,如谁再穿布鞋就显得老土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身在异乡的我却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由得想起儿时在家穿布鞋的日子;想起了母亲为我做的布鞋;想起了母亲做布鞋的故事;更想起了远在故乡的母亲。一双布鞋从剪鞋样到纳鞋底,从启鞋面到上鞋口,留下了多少细密的针脚,融进了母亲无数的心血,她一针一线缝进去的是对儿女无尽的母爱和深深的祝福。

记忆中的冬天是穿着母亲用黑灯芯绒做的布鞋度过的。在儿时的过年,我们脱下露着脚趾头的旧布鞋,穿上崭新的漂亮的布鞋,我们的内心是多么灿烂!这不,看着一家人一人一双新布鞋,母亲脸上也挂着满足的微笑!

时光流逝,母亲一天天衰老,我们一天天长大,市场上的商品越来越丰富,后来,布鞋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参加工作后,我发现城里人根本就不穿布鞋,或者说很少穿布鞋。日子长了,突然觉得布鞋使我变得寒酸而卑微。在此后的时间,母亲为我做的布鞋少了,但每年还是要为我做上一双布鞋。我也会把它带在自己的身边。

而今,穿惯了皮鞋和运动鞋的人们,忽然间明白,那个曾经被淡忘了的布鞋,穿起来其实才更加舒服,于是布鞋的回归就成了一种时尚大潮。于是现在不少人开始喜爱布鞋了,布鞋店的生意一下子火了起来。我真为当初幼稚的想法而感到脸红。

如今,我会穿上布鞋,穿上饱含母亲关爱与体贴的新布鞋,那久违的舒适与温暖的感觉一下子由脚底传遍了我的全身。白白的千层底,黑色灯芯绒的鞋面,针脚均匀,厚实而饱满。母亲的手真巧,母亲做的布鞋不但美观,而且总是很合脚很舒服。

也许,亲近泥土有许多方式,布鞋就是一种。千层底,麻线纳,穿在脚上,柔软透气、舒筋活血,十分养脚。还有,那种棉花和麻散发出来的植物香味,让你想到出自泥土地的作物是多么亲切。布鞋透露出的朴素、达观、宽厚、闲适的人文特质,这大约也是我一直喜欢穿布鞋的理由吧。

这几年,母亲身体大不如从前,已很少做鞋了。我想,无论再过多少年,我将永远难忘那伴我成长的、母亲做的布鞋,永远忘不了回家的路。

我怀念布鞋,布鞋给了脚很大的自由和健康。我怀念母亲,母亲一针一线给我做的布鞋的时候,还揉进去了无限的亲情和母爱!

悄悄地提醒

文/易叶青

“五四”节目彩排的通知下来得很匆忙,我绷紧神经,脑子里一片混乱,冷汗也不停的往外冒。原来选好的曲子阴差阳错地换成了另外的一首,没时间换了,怎么办呢?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那首曲子虽然和我事先选好的一样都是虚拟歌姬洛天依的,但对于那首歌的歌词我根本没记过,只是隐隐记得些旋律罢了。

“没事,别担心,我们陪你,我们会坐在前面提醒你。”和上一年一样,上台前我的手中又多了这样一张小纸条。陪我的,又是曾雪梅和张瑶,不过这也使我欣慰。在这种时候,我的确没有勇气独自面对一切。能看到有人陪着我,我真的很高兴。

就这样,我手中抓着刚刚抄上歌词的纸张拿起了话筒。一种久违的感觉随着指尖的触碰涌了上来。

可伴奏的响起却又掺杂了我的一丝无奈和莫名的紧张。

我把话筒放到嘴边,祈祷不要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就在这时,我眼前有两只小手在晃动。这是曾雪梅和张瑶的手。是的,和上一次一样,这是她们在悄悄地提醒我,让我镇静。猛然间,我有稍许的放松,对她们轻轻的笑了笑。

“繁华梦,不过弹指韶华烟云过。卷帘中,谁手拨琴咏岁月离歌。……”

刚唱了两句,我心头一紧,唱得越来越模糊,到第一段歌曲的最后几句,自己都不再能听懂自己唱的是什么。我握着话筒的手和抓着歌词的手都湿润了。无助,无奈!

我唱不下去了,真的。原因很简单,我不记得歌词了。

我求救似的往台下看了一眼,示意曾雪梅和张瑶我已经到极限了,我想放弃。但我想到一半时,这个念头却突然消失了。我看到她们的嘴一张一合的,像是……像是在唱歌!我脑子里“嗡”的一响,恍然大悟。她们唱的正是我彩排的歌曲!

我看着她们,眼睛湿润了,声音发颤了,默默的流着泪跟她们的口型唱了起来。

喜悦,感动!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只不过是因为太紧张,让我一时之间麻木了。我只是还没有真正的学会挑战逆境,我只是还在成长的路上,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我的人生并没有“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那样的浪漫曲折,但我身边却有着最为朴实、平凡的感动,它就存在于我身边的每个人身上,亦或同学,亦或家人,亦或伙伴。我并不孤独。我也没权利说自己孤独。

彩排结束了。我并没有急着去看结果,而是淡然的拉住曾雪梅和张瑶的手,走出了彩排厅。那一刻,我如释重负。她俩不解的看着我,认为这时的我应该是着急围着等结果的众人中的一个。我默默的对她们一笑:“那些都不重要。”或许我该试着脱离这个温暖的地方,一个人成长,一个人去感受这世间的种种。我知道,这都是迟早的事,也知道我们即将分离。

再次忆起这件事,是在一年后的今天。我默默的唱着那首歌“繁华梦,不过弹指韶华烟云过。卷帘中,谁手拨琴咏岁月离歌。看不透,这半壁江山已染尽斑驳……”感慨这世道的变化无常,同时感谢那次悄悄地提醒。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