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贵客网 > 文学百科 > 好的文章 > 正文

关于冲动的文章,冲动的散文

2020/03/07好的文章

不争也有属于你的天堂

文/Lan_花楹

下午,看着外面的雨,突然就有种冲动想要到雨里走一走,于是一个人没有拿伞就下去了。不理会过往的行人,任由清凉的雨滴打在脸上,心里顿生愉悦,那种感觉像是一个小小的秘密,在心里跳跃,无人可知。

我好想回到十七岁那年的夏天。整个夏天,只有蝉的叫声吵得人心烦,一个人坐在窗边,漫不经心地观赏着窗外的雨,突然间就想要去水洼里踩水,好像那片小小的水坑藏着无限的秘密和乐趣。

想起了刘惜君的那首歌"那时候的我日子总是过得懒懒的,就算整天发呆也不觉得寂寞,想到那时候我忍不住有一些难过,十七八岁的夏天我现在还能记得".

终于来到了以前憧憬的年纪,却发现,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云淡风轻,有人霜重雪厚。十八岁时的那个蓝天早已消失不见,那个曾经对你说要和你一起走到未来的人,也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看着头顶的天,突然就黑了,感觉像我的青春,突然就没了。

这也许就是成长必经的路,年少时的争强好胜在时间的冲刷下也变成了一缕薄如蝉翼的青烟,到头来才发现,有些东西,千辛万苦地追求,终究是水月镜花,而有些东西,就算不争,转了几个弯,也还是你的。

抬头望见西边的天空,那片没有被乌云完全遮住的地方,散发着亮光,我知道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并非只有这么大,视野有多宽广,我的心就有多大,我的世界也就有多大。

像白落梅说的一样,人其实不必和时光争夺,有一天时光依旧锋利如初,我们却已清淡如水,从容似风。其实,很多事情也不必争夺,因为不争也有属于你的天堂。就像这一片天地,此时此刻,尽入眼底,也许别人眼中它并非这般摸样,但我所看见的就是我的天堂。

难以忘怀的时代记忆

文/张瑞海

时光荏苒,我从20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到现在步入“知天命”的行列,一晃30年过去了。时光的镜头再次推到30年前,1982年7月,我高中毕业,参加全国高考,很幸运成为全村学生中的佼佼者,考上了沈阳铁路机械学校,成为一名中专生。从此,实现了一代人梦寐以求的梦想:身份由农民变成了居民。

3年的中专生活,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时段。它是我人生命运改变的起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记。自幼酷爱文学的我,在校期间,心中时常荡起描写中专生活的冲动。后来,这个冲动越加强烈,原因来自全国114万中专生这支庞大的不容忽视的队伍。在那个时代,反映大学生活的文学作品有程树榛的长篇小说《大学时代》,反映中学生生活的期刊有《中学生》,唯独没有反映中专生活的期刊或文学作品,我想填补这个空白。于是,1985年中专毕业后,我白天工作,晚上爬格子写作,利用几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小说《中专时代》初稿。

小说《中专时代》初稿完成后,我并没有急于出版,而是找作家老师看过,先后数易其稿。后来,我就把它当做一坛子酒,陈酿起来。直到去年下半年,我的中专同学王新春向我提议,2015年是我们中专毕业30周年了,我们应该搞个纪念活动。我怦然心动,我想把那坛子陈酿30年的酒端出来,让大家品尝。哪怕这坛子酒没有浓烈的芳香,只要能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我就知足了。过去,我为写作《中专时代》而冲动,而今,我为出版《中专时代》而冲动,这种冲动来自那114万中专生大军,他们毕业后,战斗在各行各业,成为祖国建设的生力军,世人不能忘了他们;这种冲动来自于那个时代的百余万中专生们,如今已步入了“知天命”之年,中专学校是他们的摇篮,这个摇篮永远存储在他们的美好记忆里。

我作为百万中专生中的一名代表,谨以此书向难忘的中专时代致敬!

不冲动的惩罚

文/许永礼

双子打北京回来,年里我们小聚了一下。

他是穿着一件旧大衣出现的,脖子上还系着条围领。我不禁笑了:“这可不像你啊,别太朴素了可好?”

双子有点不好意思,他说就每年过年穿一下,平日也不这样。其实,大衣旧是旧了点,但还挺括,陈色也不错,只是款式就很落伍了。我想这其中必定是有故事的,果然,双子燃起根烟,道出了原委。

我跟双子是发小也是同学,曾一块做过文学梦,一块进厂务工。忽然有一天,他对法律产生了兴趣,并辞工协同鹃子去了北京,加入了北飘一族。在此之前,双子连续两年律考失败,如此匆匆辞职远走,我觉着他实在是太冲动了。

鹃子是他当初的女友,现在的妻子。十多年前,两人背井离乡,租住在北京地下室里,一边打工,一边寻求机会,同时复习参加律考。腊月寒天,双子依然穿着单薄的西装往返奔波,冻狠了就做俯卧撑。鹃子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他们在商场里相中一件大衣,标价980元,当时他们卡里就只有两千多块。双子拽上鹃子就离开了,说去市场买件便宜的。然而,从双子的眼神里鹃子看得出他并不想将就,于是又拉他往商场里去。但仍不舍得,舍不得钱,也舍不下大衣。

最终,鹃子背着他,在年三十的午后把那件大衣拎了回来。双子顿时火冒三丈:“你疯了么,不过了?”她说男人的衣裳女人的脸,就算为我长个脸吧。他说你这女人真疯狂,太冲动了吧?话虽如此,双子跟着也冲动了一把,他从鹃子那偷了银行卡,给她买了件近千元的羽绒服。

此举可算破釜沉舟了,跟着就只能吃泡面,甚至喝开水充饥。但冬装穿在身上暖了心,也长了劲,走在街上信心十足。如今,他们俩在北京有了自己的事业,孩子,房子,车子一样都不少。我总算明白双子何以要每年穿一次旧大衣了,大衣里有爱也有冲动岁月里的暖……

想来,未必所有的冲动都是魔鬼,生命里有多少时光是可以自由支配的呢?不妨假设一下:20岁,你被长辈口中的世界吓到,甘愿接受一份稳定而乏味的工作;30岁,你有可能被逼婚,同一个不相干的人结合;40岁,你无比怀念自己的初恋,而生活有如一潭死水;50岁,父母卧病,孩子高考,你分身乏术;60岁,你终于退休,毫无悬念地,你会与大多数老人一样,帮着孩子带孩子……

也许,这正是许多许多人的一生。但倘若你想爱你所爱的人,做你所想做的事,就趁着还年轻,快走几步,为你的人生找一个出口吧,那样的你才会有更多的可能。

很多时候,“冲动”是一种能力,而慵懒必定为碌碌无为所吞没。